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摩天战纪 44、混世魔王白无涯

发布时间:2019-12-04 09:40:23

摩天战纪 44、混世魔王白无涯

“不好!他要跑!”

那人疾呼,扬手打出一方大印,滴溜溜升空,化为遮天大小,欲定住虚空。

其他众人纷纷出手:

一道惨绿的刀芒如同流星经天。

一个山岳般大小的拳头直捣虚空。

又有小山般大小的蝎尾;集合汪洋于一刀的湛蓝水刃;铺天盖地、遮蔽虚空的漫天鬼藤……

“哈哈……晚了!娃娃,爬虫们,你们还嫩的很,爷爷被封印万年,一身力量十去其八,你以为我会在这儿和你们死拼吗?”刀皇一边大笑,一边已经一步跨了进去。

随着他的进入,他魔刀后划,身后的虚空被他搅乱,纷纷杂杂的无数攻击,随之进入莫名的虚空之中,不知去向。

虚空平复,天上十二人面面相觑。

“刀皇回归,破界魔刀重回魔域,诸雄争霸的时代势必结束,诸位准备死战吧!”那人目光深邃,表情无悲无喜,不知想些什么?

气氛沉凝,压抑的几乎能滴出水来。

地面上的众人大气不敢出,原本浮在天上的毛峰,战天戈、飞天等人早就落下地来,耀武扬威,一副老子天下第一架势的青叶,如同暴风雨中的鹌鹑,早早缩起了脖子。

那人的一句话蕴含的信息量惊人,刀皇、破界刀、魔域,每一样拿出来都惊骇世间,牵扯重大,这中间的变故又那是众人能够承担的?

“老沙,怎么回事?刀皇怎么能突破的封印?”良久,他才再次转头,看向沙蝎。

“一个进去历练的娃娃,不知怎么触动了禁制,将他放了出来!”沙蝎简短解释。

“哪来的娃娃?”那人蹙眉。

“问他!”沙蝎蝎尾指向陈青山,沙哑的声音透着疲惫。

“他是谁?”

“他是神之历练的完成者!”

“哦!”那人诧异的看了陈青山一眼,陈青山周遭的空气突然变得粘稠,他周身的血液流动瞬间停止,一**巨大的压力四面八方挤压过来,无数乱杂杂的声音,在他脑海中一遍遍的响起:“跪下!臣服我!跪下!臣服我!”

“不!”陈青山大吼,双眸瞬间血红,虎牙死死咬住了下唇,他倔强的挺起头颅,浑身骨骼被压的噼啪作响。

须臾,压力散去,四周云淡风轻,陈青山双手扶膝,大口喘气,双眼血红未去,依然盯视着天上那人。

“有意思!说说吧!”他双手背后,又恢复了那没有丝毫火气的样子。

“他叫布惊天,是十二宗的弟子……”陈青山喘过一口气,简单的将经过讲述一遍。那人却越听眉头蹙的越紧:“十二宗是什么?他们的弟子如何能进入青芒镇狱?”

“青芒镇狱?就是这山谷吗?”陈青山不解。

“还是我来说吧!”青芒衫小心翼翼的走上一步,靠在陈青山身旁,怀中紧紧搂着小兽。

“你又是谁?”

“我……我……我叫青芒衫……”

“青芒衫!”那人打断:“青芒乐天是你什么人?”

“那是……那是家父!”

那人眉头蹙的更紧:“那么是你开启的镇狱试炼?”

“是!”青芒衫期期艾艾,小脑袋紧紧垂在胸前,眼泪断线的珠子似的掉了下来:“对不起……我……我……”

镇狱开启,刀皇出世,回到魔域,一切因果皆因她开启了山谷,此时她小小心里说不出的愧疚,再加上连日的压抑,她再也控制不住,放声痛哭。

“哎!还是我说吧!”突然一个有点邪异,有些玩世不恭的声音从青芒衫身前响起。

陈青山诧异的瞪大了眼睛,十足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一阵氤氲的紫雾闪过,被青芒衫紧紧抱在怀中的小兽跳下地来,化为一个邪异的少年,他十四五岁,黑发如瀑,面孔妖异俊美,双眸火红如同朝霞。

他化出身形,先朝着陈青山微微躬身:“在下混世魔王白无涯,先行谢过小兄弟救命之恩。”

陈青山愕然,嘴巴死死张开,不知如何是好,一直跟在他后面,抱在他怀中的居然是个人,而且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这让他无法接受。

白无涯饶有趣味的看着陈青山,一脸恶意的笑,直到将陈青山看的满脸通红

,他才转过脸,对着同样满脸惊讶,不知所措的青芒衫微微一笑。

给两人打完招呼,他张开双臂,夸张的长吸一口气,转头对着天上那人,浑然没个正形:“我说老头子,你吓着青芒妹妹,我回头找你事!“

说完,他不管满头黑线的那人,转头又对着身穿绿袍的那人开口:“老刀叔,给我看住这些人!“他伸手朝着十二宗人马一划拉:“跑了一个,我回去打断小螳螂的腿!”

“还有你老猿叔,给我看好了,这些人有丝毫信息传递出去,我回去打断小猿猿的腿!尤其是这两个老东西,千万别给我放跑了!”说着,他伸手点指青叶和青芒衫那便宜师傅。

小兽变为白无涯,青叶便暗道不妙,此时他更是**裸表明敌意,更是让他不知如何是好。世事变化之奇,的确令人难以预料。

白无涯说完,根本不给天上三人说话机会,他伸手一把抬起青芒衫小脸,使她纤细的脖颈暴露众人面前,米分嫩的肌肤上一道血痕,鼓了起来。

他指着那道血痕,抬眼看向沙蝎众人:“这血痕是那老东西掐的!青芒妹妹的弟弟被老东西绑了,挟持她开启镇狱,你们青芒一脉如果没有说法,那么我嗜血一脉接管!”

青芒衫珠泪滚滚而下,小脑袋使劲的想低下去,但却被白无涯死死把住。

“什么?”沙蝎陡然暴怒,转瞬化为一条伟岸的光头大汉,脸上密布着黄褐色的符文。他抬脚跨出,一步便跨越虚空,到了青芒衫跟前,猩红的眸子死死盯着她米分颈上的血痕,一字一句的问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嗯!”青芒衫低头,怯生生的应道。

“哈……哈哈……哈哈哈……”沙蝎怒极反笑,沙哑的声音震得陈青山脑门嗡嗡作响:“什么时候,我青芒一脉也被人欺上门来了!”

一个七岁,一个五岁的孩子,是大帝的后裔,神姓的血统,如今却被人欺上门来,一个被关了起来,另一个则被胁迫着开启了镇狱山谷!

他们想干什么?

谁给他们的胆子?

他们想要图谋什么?

仅仅几个试炼的名额吗?

沙蝎转头,一步步的向前逼去,他没有施展神通,没有动用法力,只是自身的重量踩踏在山石上,发出通通的闷响。

这闷响却象重鼓一样,一下一下擂在青叶心上,震得他心脏急剧跳动,超越了平常十倍,浑身血液有如沸腾,血管急遽扩张,如果他不是个强大的修士,恐怕此时早已被震破了心脏,血管爆裂而亡了。

青叶骇然,急速后退,将手一招,十八圣兽齐齐呼喝冲向前来,他们是射天宗豢养的杀人机器,没有恐惧,没有**,只知道单纯的杀戮,他们为杀而生。

沙蝎迈步,“通”落在地上,发出闷响,震波荡漾。

砰!

冲在最前面的一头圣兽炸散,化为漫天血雾。

“走!”有十二宗弟子恐惧,不想枉死在这儿,蛊惑身边的同门,欲作鸟兽散。

却身形刚起,便有惨绿刀芒闪过,一颗大好头颅,面带骇然,冲天而起,一具没有了头颅的躯干,又往前冲了几步,才轰然倒地,血压冲天。

“哼!愚蠢啊!和老刀叔比速度,嫌死的不够快吗?”白无涯抬头向天,悲天悯人!

通!

沙蝎再次迈步,腥红双眸凝视前方。

砰!

又一头圣兽炸散,化为血雾。

通通通……

沙蝎不急不缓连迈九步!

砰砰砰……

九头圣兽纷纷炸开,死无全尸!

这令人震惊,让人崩溃,一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一股股腥骚味在十二宗队伍里弥漫,不知多少娃娃被吓得尿了裤子,却又不敢发出丝毫声音,瑟瑟抖动的有如被雷电劈中的鹌鹑!

连杀十一人。

通!

沙蝎猛然向前迈步,轰然震下!

砰!

余下七人统统炸散,漫天血雾飞扬,如同下了一场血红的暴雨。

沙蝎脚步不停,通通有声,有如催命的阎王,敲响了丧钟……

...

内江市东兴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东营市河口区中医院
湖北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重庆那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汕头包皮过长到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