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气运之主 第二十七章 挑衅

发布时间:2019-09-25 20:37:38

气运之主 第二十七章 挑衅

下了马车,临天同拓飞来到了‘望江楼’的脚下。抬头看去,高台大榭,画阁朱楼,不禁让临天心中有些惊叹。

“这望江楼不愧是沧州第一楼,真是巧若天宫,若是能整眼看着沧州城,这望江楼怕也是鹤立鸡群了。”

一边想着,临天同拓飞走了进去。当临天进去之后,更加的惊叹了。

里面是层层楼阁,相邻不接,中间有着一个巨大的圆形舞台,周围都是雕栏玉砌,金碧辉煌。

大舞台的周围有很多的座位,桌台上笔墨闻香,茶点酒水应有尽有。大部分都是书院的书生文人,文位高的人,当然都坐在最中心的位置。

此时,已经有好多书生坐在了下面。很快,临天同拓飞便找到了几个空的位置,

就在临天准备过去,坐下的时候,文家三子,在甲班的人群里,阴冷的看着临天。

文三低声说道:“大哥,这个废物也来了,你看我们要不要……”

“不可。”文勇低声说道。“今天不同往日,书院的先生们都在,况且还有一位翰林,若是出现什么差错,就连二叔都担待不起,不能鲁莽行事。”

文志在一旁点头道:“恩,大哥说的没错,就怕这临天狗急跳墙,若是在这清明文会,耍上这么一出,怕是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文三冷静下来后,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但是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甘心,他永远还记得,临天当日取笑自己‘无能’时得眼神。

“大哥,那我们今天就这样算了吗?难道不趁着这次机会,打压一下临天这小子?爹可曾经说过,若是杀不了这小子,便先压住其文位。”

文勇嘴角翘起一抹弧度。“恩,这个我当然记得,今天的情景,对他动手是不可能了,不过我们还可以做些别的事情……哼哼。”

临天并没有发现,这边文家三子的眼神,同拓飞找了个地方,已经坐了下来。

周围的书生文人,都在不停地寒暄客套,拓飞认识的人不少,时不时便有人前来问好,他也是简单的恭维了几句。

临天半睁着眼睛,托起了下巴,有些呆呆的样子,他在书院认识的人并不多,除了丁班的几个同窗之外,便在没有,有过交际的人。

不过,不得不承认,拓飞的人缘倒是真的好,很快,这里便聚集了很多人,大部分都是丁班的,见到拓飞在的位置,慢慢看的靠拢了过来。

这倒是让临天有些意外,他本以为以拓飞的性格,不大可能这么有凝聚力,但是听过他们的对话,临天终于明白了。

“哈哈,拓飞兄,你可来的有些晚啊。”

拓飞笑道:“哈哈,这不还没开始吗,李兄一向这么什么急,上一次咱们去‘万花楼’找姑娘的时候,你也是这般猴急,方不知,这慢热的东西才是最好的,哈哈哈。”

“嘿嘿,拓飞兄说的是,还是要感谢你,上一次,带着我们这么多人前去,也没少破费,实乃慷慨之人。”

临天听完这段话后,满心无奈,“这拓飞也真够可以的,自己去寻花问柳,竟然还要带着全丁班的人,难道这就是记忆里的‘独乐乐

气运之主  第二十七章 挑衅

,不如众乐乐?”

随后临天轻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就在众人互相闲聊之时,从远处走来一行人,穿着都是两府书院的院服,但是从他们的神态可以看出,都不是普通人。

一道声音传了过来,“不好意思,请让一让,这里是我们甲班的位置。”

此时,正在谈话的丁班众人,回头看了过去。

之前那位李姓书生说道:“哟,这还头一回听说,这清明文会还能预定座位的?我看别人也是随便坐的,你们甲班怎么,有什么不同?”

临天也看向了甲班,他也是知道的,这中秋文会就是一次文人的交流,没有什么特定的规矩,或者特定某个班坐在哪里。所以,甲班这明显是过来找茬的。

这一行人个个牛气冲天,那表情好像对周围其他的人都很不屑,最前面有一人,宽脸,小眼,薄唇,双手被在了后面,轻蔑的看了过来。

“怎么,我们甲班与你们难道有什么相同?”这人说道。

“你……”姓李之人刚要说话,便被拓飞打断抢了先。

“哼,王明,你嚣张什么?不就是碰巧让你写出了一首‘气运之诗’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拓飞皱着眉头,大声说道。

临天在一旁,顿时了然,眼前这人,便是前段时间,整个书院都在谈论的甲班才子,仅仅是童生,便可诗成异象的王明。

“怎么,莫非拓飞兄不服?那正好,借着这次清明文会,那我们便比一比,看谁的诗词更佳,也省的你们拓家老是吹嘘,进不了甲班,是因为拉肚子的鬼话。”

“哈哈哈……”众人听到这里,都笑了起来。拓飞虽然在丁班,但是在书院还是小有名气,当然不是才华,只是‘丰功伟绩’太多罢了。

拓飞的脸色变红,现在已经很生气了,双手攥紧了拳头,瞪着眼前的王明。

“好,比就比,我还就不信了,区区一个甲班,还真就以为自己了不起了?就看看这次,哪一方的诗,赢得的气运多!”

不经意间,王明嘴角扬起:“那我们就一言为定,我们甲班就勉为其难,降低一下身份,就和你们丁班比一比。若是输了,以后无论什时候,你们丁班见了我们,都要喊声爷!”

“你!甲班欺人太甚!”

“跟他比,怕什么?”

“对,我们丁班也不是好欺负的……”

此时,丁班的人,都有些上头了,临天暗叫不好,“这明显是甲班故意挑衅,这王明就是看中了拓飞的鲁莽,看来这是有意要让他难看了。”

临天并没有出声,还是默默的观察着双方的动向。

拓飞怒目圆睁,看着王明:“好,王明。那你可别忘了你说的话,哼,今天我拓飞就要争一口气!文会的规矩,文比上三人,我这边除了我,还有这位李公子,最后一位,饿,就你吧,临天!”

“饿,我?”

………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收费如何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收费贵么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手术价格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收费贵吗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收费标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