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伊利尔丹第二十三章斯耐夫蓉若

发布时间:2020-01-24 20:40:57

伊利尔丹 第二十三章 斯耐夫 蓉若

蓉若躺在床上,刚刚闭上眼,还没过一会儿就被巨大的噪音给吵醒了。那噪音尖锐刺耳,连续响了几次,让人听起来很难受。就算是她捂住了耳朵,也挡不住那声音,连带着心跳都乱了,人也觉得恶心难受。

小妖精皮克斯早在第一声噪音响起的时候就受不了了,痛苦地捂着脑袋到处乱飞,一直到噪音停歇下来都没有缓过来,不得已蓉若只能一把把它抓住。

好不容易停下来的皮克斯呆滞地坐在蓉若手心,还保持着抱着脑袋的姿势,精神很萎靡的样子。蓉若有些心痛地把他放到自己的脑袋上,好在它还记得抓住蓉若的头发不让自己掉下去。

“星河,岚月?”蓉若坐在床上朝外面喊,但是没有人回应,她有些慌了,加大了声音,“师兄?”

蓉若回想起她这是在哪里,这里是要求见面的地方,下面一定是出事了。她抓起岚月帮她叠好放在床边的外套,披到身上,轻手轻脚的走到楼梯边,先往下探了个头。

客厅里的情况有些诡异,所有人都倒在地上,这吓了蓉若一跳,好在她仔细看了一眼,发现大家都还有呼吸时才松了口气,沿着楼梯下了楼,虽然已经喝了科奇给的药,在马车上也小睡了一会儿,蓉若还是感觉有些提不起劲,下楼梯的时候感觉自己都像是飘下去的。

客厅里的窗户不知道被什么打碎了,凛冽地寒风呼呼地往里面灌。蓉若被冻得不行,只得先把衣服好好穿上,同时还不忘把皮克斯放进贴身的口袋里。

客厅里的所有人都晕了过去,这让蓉若觉得很惶恐,如果只是星河他们几个孩子还有那个医生晕过去了也就算了,但是她的老爹丹黙生,还有叶知秋和科奇前辈也晕了,这些全都是大师级的施法者,究竟是什么样的魔法能同时把他们放倒,明明她只是睡了一小会儿的。

蓉若注意到床边的地板上有一些黑色的灼痕,一些金属碎块散落在灼痕附近,散发着刺鼻的气味,她想要捡起其中一块,结果却被结结实实地烫了一下,手指上留下了一块红印,隐隐要起泡的样子。

蓉若都快被痛哭了,她握着被烫伤的手抬起头,抬头的时候在窗外的雪地里看见了自己的师兄,他拄着白帝剑跪在雪地里,眼睛还睁着。

蓉若一下子感觉到了希望,直接从窗户翻了出去,结果因为高估了自己现在的体力,一下子摔进了雪地里,令她奇怪的是,看到自己摔倒了,何塞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抬起头,看到了已经倾倒的三辆马车,拉车的马挣脱了缰绳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格厄斯·切莉倒在一边,看起来也晕了过去,因为她的那些金色飞蛛落了一地,靠近窗子这边是何塞,他身边的雪地里的黑色灼痕比屋子里还要多,他一个人拄着白帝剑跪在中间,那本黑皮书落在旁边的雪地里,一个触目惊心地破洞贯穿了它。

蓉若很清楚何塞的天赋是什么,他能把事物转变为文字的能力不是万能的,一般的纸张无法收容白帝剑这么强大的武器,那本黑皮书的纸张是用苍白之树的树心的一部分制作的,价值不菲,师兄一向保护地很好。

发生了什么?蓉若走到何塞边上,发现他虽然睁着眼睛,但双目无神,蓉若把手放到他眼前晃了晃,他也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像是瞎了一样。

“师兄?”蓉若试探着呼唤,却没有得到回应,何塞一点反应也没有。

这下子蓉若真的怕了,如果不是还能看到何塞还有呼吸的话,她几乎以为自己的师兄已经殉职了,她伸手去拍何塞,结果一下子被何塞没有握剑的那只手给抓住了。

“师兄?”蓉若惊喜地叫道。

然而何塞依旧一点反应都没有,怎么看都是既聋又瞎的样子,蓉若看着他的惨样,觉得有些想哭,然而还没等她悲伤一秒钟,就看到何塞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然后就稀里哗啦地吐起来,抓住她的手也松开了,甚至连白帝剑都放开了。

“师兄,你怎么了?”蓉若一边拍着他的后背问。

忽然间,蓉若听到了脚走在雪地里的声音,她抬起头,看见一个矮小地身影已经走到了很近的地方,她的心脏一下子停止了跳动,是她在文件上看到的那个独眼莫洛人,他们要抓的。

他斜挎着一个单肩包,肩上扛着一把在军队里很常见的滑膛枪,针对魔灵的身高设计的枪支被他抗在肩上,看起来有些滑稽,蓉若看到他的那一刻马上动身往何塞的身上摸去,蓉若清楚何塞会把一些常用的东西绑在贴身的自制背带上,其中就有求援用的信号药剂。

可是偏偏这个时候明显状态不正常的何塞居然推开了自己解开她外套的手,蓉若一时间没办法解开他的外套急的直跺脚。暮然间,她瞥见了掉落在地上的白帝剑。

白帝剑是一件很强大的武器,威力惊人,握有它的人可以短时间内在体质和魔力上获得极强的增幅,师兄握着它可以一击把祸害小星海的海妖巨兽打成重伤。

只是它的副作用也很明显,那就是会燃烧使用者的生命。蓉若一时间只想起了它的强大,而忽视了它的副作用,一把抓起雪地里的白帝剑,然而她还没能感受到白帝剑传递来的力量就一下子虚弱地倒在地上。

白帝剑从被造出来之后只有过两任主人,其中一个是诺兰德,他用这把剑和瓦利特以及弗拉米一起终结了丹彻斯特事件,那之后白帝剑一直存放在精灵之川大圣堂,一直到两年前丹黙生把它交给何塞。

同蓉若相比,白帝剑的两任使用者有一个共通之处,那就是他们都正值壮年,体格强健。白帝剑在燃烧使用者的生命之后的确能给予使用者极强的力量,但前提是你在得到力量之前有足够的生命力来燃烧,蓉若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自然算不上强健,尤其是现在还发着烧,整个人格外地虚弱,于是很自然地,在得到白帝剑的力量之前她自己先被剑抽空了。

等蓉若反应过来这个问题之后已经晚了,她只能很不甘地任由自己倒在地上,连张口的力气都没有剩下。

她无力地看着斯耐夫走到何塞身边,用那把滑膛枪的枪托猛敲何塞的后脑,还一脸呆滞地何塞马上就被敲晕了,一下子倒在地上。之后斯耐夫朝她走过来,把手伸向了白帝剑。

蓉若期望着他也被白帝剑吸干的场景并没有出现,一圈浓郁地黑气包裹在他的手上,形成一副手套的样子,让他的手没有直接和白帝剑接触。那些黑气还顺着他的手向剑身蔓延,白帝剑上那淡白色地光芒也因此变得暗淡下来。

斯耐夫用握双手剑的姿势把自己的两只手都搭到剑柄上,以蓉若的眼光可以看出来斯耐夫的剑术很差,完全就是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的样子。但是他每挥动一次白帝剑,剑身就变得暗淡几分,到最后原本散发着和煦地白光地剑身居然变成了死气沉沉地灰白色。

斯耐夫握着白帝剑,忽然毫无缘由地朝身边的空气开口,“女士,到这里我欠你的东西就还完了,剩下的事要按照我的路子来了。”

蓉若不知道她在和谁说话,她没有在斯耐夫边上看到任何人。不过斯耐夫接下来做的事却是让蓉若觉得自己现在是不是在做一个很荒唐地梦。

他双手平握白帝剑,伸出自己的膝盖,用力砸下去,已经变成灰白色的白帝剑变得就像是劣质玻璃做的一样,一下子从中间断成了两截,细小的碎片四溅。

如果不是亲眼看着斯耐夫把白帝剑变成这个样子,蓉若一定会觉得他折断的只是一把假的白帝剑。她觉得难以置信,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武器之一就这样被斯耐夫折断了,还是在自己的眼前。

斯耐夫本人倒是显得对白帝剑一点惋惜都没有,像是扔垃圾一样把断成两截的剑身随手扔到雪地里。然后扛着枪去把倒在雪地里的切莉拖进小屋。

之后他又走出来把何塞拖进屋子,直到最后,他才朝蓉若走来。对于蓉若,他给了一些优待,没有用拖的,而是把她往肩上一扛,扛进了小屋。

全身无力的蓉若根本无法反抗,只能由斯耐夫扛着她走进客厅,把她放到一张椅子上,然后用绳子把她的手绑在椅子后面。

这之后他开始从自己的单肩包里拿出一摞金属项圈,把他们戴到叶知秋、丹黙生等人的脖子上,星河几个孩子和她倒是幸免于难,蓉若不知道那些金属项圈是什么东西,不过她敢肯定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了。

“你…要…要……做…什…做…什么?”蓉若勉强张开还麻木着地嘴,结结巴巴地问。

斯耐夫正从自己的单肩包里拿出一些金属片,并把他们拼成一个人型,同时拿出一个多出来的项圈戴到假人的脖子上,当听到蓉若的问题之后他回过头,微微一笑,“我想要玩个游戏。”

深圳博爱曙光瑞典诺贝尔种植牙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主治医生
济南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
乌鲁木齐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辽宁治疗卵巢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