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天下布武录第三百二十五章云水依

发布时间:2020-01-24 22:21:18

天下布武录 第三百二十五章 云水依

“真的没关系?”两人并马飞驰之时,李询仍旧疑惑道。

“查出来又如何?金帐王庭大汗王的控制力一塌糊涂,哪里管得到我们草海五峰?”吴锋淡淡道。

“那我们不如把那个什么狗屁国师的苑囿给烧了,以牙还牙?”李询扬起脸道。

吴锋微微一愣。

随即道:“好主意!”

第二天的早上,最近的一座国师苑囿燃起了滔天的烈火,而看门的几个奴才全部都被扔进了火里。

当中饲养的灵兽被吴锋和李询烤而食之,这些灵兽是用特殊方式培养之后,作为炼药之用,味道极为鲜美。

因此两人又扔了几头被火烧焦的麋鹿和巨大的蝴蝶在之前被陈风残害的部落门口,方才正式回返五峰。

一名青衣少女飞马而至,正好与两人在峰口相遇。她身着劲装,骑着白马,一派英姿飒爽。

“风丫头,又出去杀人了?”吴锋笑着对她道,看着她马头下挂着的人头。

风舞泷是草原上小有名气的游侠,比吴锋大一岁,似乎还是苏洗岩的熟人。

在听说吴锋的侠义名声之后,她半夜求见吴锋,加入五峰,见面礼则是三颗采花贼的人头。这三人分别名叫吴亦凡、薛王炜、权志龙,作案手段极为残忍,强|奸之后从不留活口,在草原南部及并州北部行凶无数,臭名昭著。

自从吴锋将侠义的名声在五峰周遭打开,无论是中原人还是胡族,热血富于正义感的年轻人加入五峰者络绎不绝。

用苏洗岩的话说,在这种失去秩序约束的地方,武林道上的简单粗暴手段,反而能够建立起有效的新秩序。

“是。”风舞泷道:“那藏剑山庄的朱公子雇佣咱们的人马护送花红,可他竟是将上百幼女藏在货物里头。此事被我探知,我便连夜摸上去杀了他全家,一把火将庄子烧了。”

吴锋笑起来:“干得好,不能让这种货色坏了咱们的名声。我会知会姬摇光门主,以后护镖的事情都得打探清楚。”

又问道:“那些小姑娘呢?”

风舞泷叹息一声:“已经都被卖到各地的青楼里头了,还请当家的分配人手,将她们搭救出来。”

吴锋道:“不用担心。我会赶紧吩咐人手去办。”

又道:“我和小竹子也出去捣乱了,哈哈哈哈!”

他与李询对望,相视一笑,两人都露出得意的神情。

……

这是一座极为高大深广的毡包,赭红色的地毯上以黑石叠成形式苍古的祭坛。上头以木架悬着一只白狼头,显出十二分的幽诡。

祭坛前方,两名身着祭祀袍的中年人正相对而坐。

“陈风那个害群之马死了。”身穿淡青色衣衫的微胖之人道:“另外,波里斯部附近的苑囿也被烧毁。”

“根据云姑娘带来的情报,是一个名叫草海五峰的势力之主干的。”

黑衣人淡淡道:“厉钧,我已知道。”

厉钧道:“比你想象的还要顺利,无铭。但是你真要那么干么?”

无铭决然道:“那是自然。”

厉钧突然猛地抓住了无铭的手:“收手罢!琅天部被灭了,雪羽部也没了,金帐王庭禁不起这样的内耗了!芦名教和佛门都看着呢!”

厉钧不觉间双目已然泛红:“你想要结束王庭几百年来的混乱,将它整合起来。可是你也不想想,你消灭掉的都是那些忠心耿耿的部落啊!咱们当年在荒原上流浪的时候,是琅天部的首领给咱们水喝,给咱们衣穿,可他的脑袋现在却挂在王都北城墙上。当年推举国师的时候,雪羽部族长是第一个站出来支持你的,却被你逼得全家三十多口人一起自尽,血流了一帐篷!”

“现在又要轮到波里斯部了么?忘恩负义的事情,咱们不可以一直做下去啊!”

无铭身躯猛然颤了颤。

厉钧又道:“你一直想办法把这些弱小的部落逼到绝境,让他们起来造反。然后名正言顺地消灭他们,吞并他们的势力,充实王帐的人口。你说如果你不动手,室韦七部就该动手了。可是咱们不能想办法先灭掉室韦七部么?他们才是最大的毒瘤啊……”

无铭叹息道:“厉钧,你也知道,大汗王这些年来,对于我是越来越猜疑了。我要求与室韦七部全面决战,王都里那些政敌难道不会拖后腿么?”

厉钧含着泪,道:“是啊。室韦七部在波里斯部的牧场上放牧,波里斯部没办法,只好抢夺他们的牲口,室韦七部就来你面前控诉。所以你现在要借着修苑囿的名义,灭了波里斯部。草场大部分都分给室韦七部,换取他们虚伪的支持,继续养虎为患。你只要夺来的人口,然后拿少部分的土地修一下你的苑囿,意思意思……”

“当年波里斯部首领的儿子被人蛊惑,派人刺杀你,你自个都不知道是谁干的,部主却将儿子揪了出来,当着咱俩的面斩了,那是他唯一的儿子啊!”

无铭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歇斯底里地叫起来:“那你说,我有什么办法?我是汗王的表哥,我对他忠心耿耿。但他除了整天喝酒吃肉玩女人,就是猜疑咱们!王都里的那些贵族们都说王庭再不整顿,这王都就该易主了,可我要想做点事情,他们都跳出来拖后腿!灭了室韦七部?就算我把家底全部押上拼一把,铁勒部和库莫奚部如果与室韦七部联手,不但我的家底会拼光,咱们苍鹰部连王都也保不住……”

他的脸容紧绷,眼中泛着血丝,显出精疲力竭的神色,足能看出他为了领导王庭的苍鹰部,也的确是尽心尽力。

但无铭的发泄被厉钧打断了。

只有一个字:“有。”

无铭眼中陡然射出光来:“说罢。”

“拿漠南的那些中土人开刀。草原上的中土人越来越多了,如果不收拾,早晚成比室韦七部还可怕的毒瘤。”厉钧一字一顿道。

无铭沉吟起来:“你说……草海五峰?”

“对。把杀人和烧苑囿的罪名都扣他们头上,发下讨伐令,反正也的确是他们干的。杀光了草海五峰的人口,抢到的财富可以用于波里斯部的迁移。还该有不少富余。草海五峰离得太远,室韦七部定然不愿意出大力攻打,那么迁移波里斯部之后腾出的草场,咱们就可以多占一些……”厉钧道:“扫荡了那些中土人。你的威望也定然会提升,说不定便可以号召诸部,将室韦七部清除掉……”厉钧越说越快。

无铭用另一只手揉了揉眼眶,吐了一口气:“听起来很美好,可是漠北各部都不会愿意远征的。”

厉钧攥紧无铭的手掌:“让那些中土人自相残杀。他们比咱们喜欢内斗太多了。关于这点,云姑娘一定有办法。”

帐幕猛然掀开,一个身着黑色箭衣,脚踏牛皮快靴,头戴竹笠,檐底垂下淡青色纱子遮住半张脸的少女走了进来:“我是有办法。但是这个计划,我反对。”

只是从少女露出的半张脸,便能看出秀美之极,却又不乏飒爽之气。

“水依。”无铭唤道。

他虽然自认兢兢业业、鞠躬尽瘁,但辛苦之余。却也少不了女人用于发泄。但对于这位名叫云水依的少女,他却偏偏提不起半点非分之念,只把对方当作自己的女儿一般。

“国师大人。”云水依声音如同冷泉:“神霆部的情况,您想必也知道。那吴锋是个狠角色,那个苏洗岩也不好对付。更不用说三河剑派的世子现在也在五峰做事……”

厉钧道:“利用中土人来对付中土人,吴锋小子厉害才是好事,这样他们内耗得越严重。现在草海五峰利用咱们在那一片的控制力空白,搞了各种各样的生意,建立势力,甚至把矿山也划归己有。再这样下去。不光是草原和并州交界的那一带,说不定整个漠南都保不住了!”

云水依道:“我倒建议与吴锋联手。只要有合适的手段挑起室韦七部内斗,再借助中土人的力量,就能将室韦七部杀得一个不剩。”

厉钧道:“那云姑娘有没有合适的办法呢?”

云水依淡淡道:“目前没有。”

厉钧抹干眼泪。问道:“那云姑娘可是身为中土人,不愿意对中土人下手?”

云水依哼了一声:“我的身世没必要和你们说,但细算起来,我也是胡人。何况中土人对我没有半点恩惠。国师赏识我,给我俸禄,尽心尽力是我的天职。我没必要为我压根不认识的人考虑,只是凭着利害分析罢了。”

无铭摆了摆手:“那么水依,想要让那些中土人听我的号令,攻打草海五峰,你有办法吗?”

“有。”云水依道:“根据估算,至少可以组织一支一万五千人以上的部队,也许更多。”

“只是这样就一定能嬴?我们尚不知道吴锋实力的极限。没错,如果败了,国师的家底不会有损失。但是国师莫非可以明摆着说就是让那些中土人去送死的?既然不能,一旦输了,国师的声望就会遭受惨重打击……”

无铭陷入沉思,而后长叹。

他问道:“水依,草海五峰大概能有多少兵力?”

“六千到七千。”云水依沉稳地答道:“通过虚张声势,我能让任何势力都不敢援助他们。”

他看向厉钧。

“你说得对,我是该收手了,给波里斯部留一条活路。”无铭又对云水依道:“水依,两倍以上的兵力优势,差不多了。但最好能把兵力优势提到三倍。”

云水依道:“我尽力。从那个苏洗岩的筑城风格来看,不是来自神堂就是天子峰。虽然我依然反对这个计划,但我是柴达木出来的刺客,服从是天职。进攻要尽快,等苏洗岩将防御设施彻底完备,想要攻打就十分困难了。”

“好。”无铭的声音很是疲惫:“我相信你,你的能力,未必在吴锋之下。”

“我只想做一名合格的刺客。知道自己的斤两,是刺客的必备要素。”云水依并不领情道:“对方显然擅长创造奇迹,如果我们想嬴的话,必须同样创造奇迹才行。”

又道:“我会去刺杀吴锋。如果成功了,只剩下苏洗岩和李询,无疑好对付得多。如果失败了,也让吴锋认为我们真的拿他们没办法,只能采取刺杀手段,对我们的调略放松警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用户请到m.阅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用户请到m.阅读。)(未完待续。)

武汉民生眼耳鼻喉医院杨成江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东区
安顺癫痫病医院在哪
菏泽什么医院能治白癜风
长沙男科医院那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