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丹江口移民生活每家两层小楼乡愁难断组图

发布时间:2019-07-14 01:24:02

丹江口移民生活:每家两层小楼 乡愁难断(组图)

原标题:丹江口移民生活:每家两层小楼乡愁难断(组图)

每个移民村村口都有这样的石碑,正面是村名,背面镌刻着村子简介和移民历史,时刻提醒着村民勿忘自己根在何处。

已入住三年的新家依然美观、整洁、大方,幸福生活就是在这里悄然开始并弥漫开来。

村外是一望无际的绿色的田野,岳大妈一边绣着十字绣一边和吴胜会聊天,一只狗温顺地卧着她身边,不远处几个村民打着纸牌,移民们的生活悠然自得。

“什么都是最好的,最好的位置,最好的耕地,连盖的房子都有质量最好的!”9月19日下午,河南省中牟县官渡镇党庄村,站在一片已经掰过了棒子的玉米地里,村民许建设望着不远处的一排排两层黄色小楼,对中国经济提起丹江移民来一脸的羡慕。

那一排排两层黄色小楼就是丹江口移民新村。因为这里的移民分别来自于千里之外的南阳市淅川县金河镇中吴村和下吴村,为了充分照顾到移民感情,移民新村的名字还叫做中吴村、下吴村。因为两个村子建在一起,当地人习惯性叫它中下吴村。这里距郑州市30公里,距开封市20公里,距中牟县城10公里,距双向十车道的郑开大道只有一公里。

“我今年51岁了,大女儿在郑州富士康上班,一个月发几千块钱,小女儿13岁了,正上学。在淅川老家时,一口人几分山地打不了什么粮食,那时候我们两口都在县城打工,一年才挣不到两万块。现在可好了,在这儿俺家分了四亩多平地,还都被花花牛公司租下来了,一亩地一年补助1200块,就这一项一年坐着不动就收入5000块。这里离大城市还近,俺两口平时在郑州、开封打工,一年也收入5万多块,这日子过的可美了!”在中下吴村村口,村民吴胜会对中国经济说。

走进中下吴村,因为两边的楼房整齐化一地顺着中央大街道“非”字型排开,每家除了两层小楼外还都有统一建造的黄墙小院,显得格外的整洁和美观。村中央建有600平方米的活动广场,上面安置着多种健身器材,广场四周还有科技书屋、超市、卫生室。

村子后边的多排住户门前几乎看不到人,村民说小孩子都上学了,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老人们年纪大了走不动,要么在家里休息看电视,要么就是到邻居家串门去了。

第一排房子前面是一望无际的绿色的草地和庄稼,显得格外的宽阔。自诩为岳飞后人的岳大妈坐在自家门前绣着十字绣,一只小黄狗温顺地卧在她身边一声不吭。隔着几户人家的空地上,几个村民正打着纸牌。而稍远处的草地上,一个村民正抽着烟,看着自家的几只黄牛在草地上悠闲地吃草。

看到有人来访,岳大娘热情地把人领进家里,让人参观她家摆着现代化电器和沙发的、宽大整洁的客厅,装着立体橱柜和各种厨房电器的厨房,以及多间或温馨或别致的卧室。“每家每户都200多平方米呢,根本就住不完,你别看这些卧室都放着床,这两间其实是用来招待客人住的,”岳大娘给人介绍这些时抑制不住的自豪和满足。

而在踞中下吴村20公里外的中牟县刘集乡姚湾村,同样的自豪和满足也在武群英脸上蔓延。在淅川老家就开超市的村妇女主任武群英,在这里继续开着她的超市,“老家生意确实没法和这儿比,这里经济条件好,信息多,生意一年比一年好!”

“村子南边有400多亩渔池,我自个儿承包了一个渔池,共16亩地,每年除去成本,收入有七八万呢!”村民姚先佩对中国经济说,除了渔塘,县里还给村里投入了扶助项目资金400多万,建起了30多个标准化日光温室,用来种植反季节蔬菜,每年都会给村民带来大笔的收入。

其实,无论是中下吴村还是姚湾村,都只是中牟县移民安置新村中普普通通的一个。作为除南阳市外移民安置最多的县,中牟县共安置了淅川县金河镇13个村子的9500多人,全县为此让出生产用地和建设用地12000亩,建设移民新居33万平方米。而且用中牟县移民局一位官员的话说,中牟县在安置淅川移民时的主要要求之一就是:全县所有移民村全部做到“五通四化”——通自来水、通电、通路、通、通有线电视;道路硬化、路灯亮化、房前房后绿化、安置区内环境卫生净化。

此外在具体的移民新村址和房屋建设上,中牟县还强调每个安置点都必须选在区位优越、交通便利、土地肥沃、周边环境和谐的地方;在住房户型选择上,务必美观、大方、实用,让人一进村就有耳目一新的感觉,确保将移民新村打造成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示范村和新型社区;并且在住房建设上,要求选用最好的原材料,进行最严格的监督管理,确保房子质量,让移民满意称心。

在中牟县狼城岗镇全店移民村,至今都流传着这样一则故事:在移民新村在此选址前,曾有人传言这地方有狼,会危及村民生命安全,于是中牟县有关部门多次派人蹲守调研,并多次组织移民进行实地察看,直到确认狼只是一个传说,移民所有顾虑全部打消后,才重新开展这里的移民工作。

此外最为重要的是中牟人的朴实、厚道、善良和热情,很快就将移民与他们融化成了一体、融成了一家人。

“现在村里和别村结婚的小青年已经有好几对了,还有许多人都成了朋友,逢年过节都当亲戚一样走动!”在中下吴村南边不过一里地外的党庄村外,移民闫大娘正在麦场里帮党庄村许大爷家摘花生。闫大娘说,因为她们村的地都包出去了,村里人在农忙时都会到附近村里熟悉的人家帮忙。

但是,漂亮的新家、不错的收入、朴实的民风,却仍无法完全冲淡移民的乡思和乡愁。

“在我们家,后面是山,前面是河,到处都是风景,果子是甜的,水是甜的,连空气都是甜的!常言说故土难离、叶落归根,可我们,不但拖家带口、背井离乡,还眼看着要将他乡当故乡了!”中下吴村村民老曹一边说这话一边极力往南方的远处看,因为在那个方向的千里之外,是生他养他的故乡。

“我今年都70多了,我住在这儿,大妹子和大兄弟住在淅川,三兄弟和四兄弟移民在长葛,一年见不了两次面,一见面就抱在一起,除了哭还是哭,”岳大娘在说这些时,不时地用手擦拭眼角的泪花,但随后又说:“我没啥知识,也不会讲大道理,但我们都知道咱国家北边缺水,首都缺水,咱这点小心事跟国家大事一比,啥都不是了。搬过来,不后悔,不埋怨,值!”

新环境,新生活,更是新希望。在姚湾,在全店,在中下吴,幸福生活在移民身旁悄然来临,无处不在并潜移默化,当然,除却那一缕乡愁。(胡震杰)

原标题:丹江口移民生活:每家两层小楼乡愁难断(组图)

稿源:人民

作者:

有赞微商城入驻费
想开微店怎么开
有赞微商城详情页怎么做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