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剑渡凡尘第九十三章沉入地底地蛤宫殿

发布时间:2020-01-24 15:44:02

剑渡凡尘 第九十三章 沉入地底 地蛤宫殿

刘麒并不知道为何大地会突然之间发生震颤,但是他却也能意识到这样的震颤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他赶忙一边探查一边询问身边的阿木。

“阿木你能感觉到这震颤的来源吗?”

“不行刘麒,我感觉不到,但是我知道这震颤应该并不是木属性凶兽或者植物造成的,”

此时的刘麒异常的焦急,如果敌人摆在明面上就算是实力上超越自己再多,最少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人的心中畏惧之感会少很多,关键是现在他们面临的是未知,这种未知的危险远远的高过已知事物的危险。

不过慢慢的刘麒还是稳定下了心神,既然自己暂时并不能知晓是什么危险,那索性还不如在此等待,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索性刘麒也不着急去寻找了,他静静的等待着,此时的草原上由于大地的震颤也产生了一些变化。

草原上的草慢慢的一点点被翻滚的大地埋入了地下,但是土的颜色却让刘麒意想不到,原来这里土的颜色竟然并不是黄色的,而是黑色的,一种莫名其妙的黑,黑中还透露出了更多的蓝,一切都是那么诡异。

不过很快大地竟然停止了震颤,刘麒不由的很是奇怪,难道并没有任何的危险?只不过大地自行产生的震撼不成?

刘麒正这样想着,突然他的身体一沉,没有丝毫的反应能力就直接掉入了地下,他的身体在洞中不停的下坠,他看不到他的下面是什么,他只看到自己头顶上的那丝光亮越来越小,直到毫无光亮可见。

他不停的下坠着,也不知道下沉了多长的时间,他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到了地下多深,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这么直挺挺的摔下去那肯定是必死无疑的,毕竟他现在还不会飞行之术。

难道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吗?并且还是很没有出息的死法——摔死的,想到这他不由的心中还是黯然,不过很快他感觉到他的身体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托了起来。

他向身下看去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只见沉到了最底部,而他之所以没有摔死是因为有一层薄薄的水一样的薄膜覆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不仅如此,他的身下还有几条藤蔓的支撑,而两者的相互作用让他掉下来之后身体受到了极大的缓冲之力,所以他并没有摔死,而是稳稳的落地了,刘麒知道这应该是水灵和木灵的功劳。

“水灵,阿木,谢谢你们了,要不我刘麒可能就要活活的被摔死在这里了,”

“刘麒,不用如此客气,我们是朋友不是,我和阿木救你也是在救我们自己,如果你死在了这里,我们两个恐怕也出不去了,”

“好了水灵,不要说这么多了,刘麒,你最好小心一点,我感觉这里的气息不是很平顺,有意思暴躁的气息存在,前面那条通道尽头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存在,”

“阿木,你说狂躁的气息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你小心一些就是了,”

刘麒点了点头,目光凝聚在了前方的唯一一条通道上,这条通道给刘麒的感觉就是很普通,就好像是凡人开辟的普通山洞一样,山洞壁上也有着不知道多少火把,并且刘麒发现通道的壁上通过火把的照射隐隐露出了一些画一样的东西。

刘麒走上前去仔细的观看这些话,发现这些画所描绘的都是一些战争的场面,这些场面绘制的极为庞大,并且极为有气势,他在画的面前甚至都感觉到了一些战场上那种肃然的气氛。

他一路走过去而洞壁上的画画风也从战争的画面变成了一些有云有雾的画面,就好像是修仙的画面一样,刘麒越看越奇怪,感觉这里好像和一些事情有关联,但是自己却又想不到是什么事情。

“刘麒,小心,前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刘麒听到水灵的提醒,将目光转向了通道的身处,那里好像真的有一丝红色的光亮,这丝红色的光亮和火把发出来的光亮完全不同,这些光亮透露着一股血红,让人看了心中有一种渗人的感觉。

通道还是那条通道,但是深处那种不同寻常的光亮还是那刘麒隐隐觉得那里可能就是自己这次要去的地方了。

刘麒也不再去观看那洞壁上的绘画,转而精神极度集中的开始沿着山洞快速的接近着那丝红色的光亮。

那丝光亮在刘麒的眼中变得越来越大,但是随着刘麒越来越接近那光亮,他也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但是却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很快,刘麒终于来到了那处红色的光亮处,不过刘麒看到的情况却让他大吃一惊,原来这哪儿是什么光亮,是一只凶兽的眼睛。

刘麒并不知道这只凶兽是什么,但是去感觉和普通的蛤蟆差不多,但是让刘麒感觉到疑惑的是这只凶兽的眼睛是亮的,但是嘴巴却是紧紧的闭合的,不仅如此,刘麒在它的身上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生命气息的波动。

“地蛤,这里怎么会有一只如此巨大的地蛤?不过可惜啊,唉,死了,”

“地蛤,那是什么啊阿木,还有你说它死了?不会吧,如果它死了的话为什么它的眼睛还可以发出那么红的光芒呢?”

“没错刘麒,这只地蛤的确是死了,地蛤顾名思义就是生存在地下的蛤蟆,哈哈,不过这个解释可能有些牵强了,嗯......”

阿木停顿了一下,好好想了想,似乎是在整理自己的语言,随后他咳嗽了两声对着刘麒说道,

“刘麒,你应该知道,所有的蛤蟆都是生活在地上之上的,不是生活在陆地上就是生活在水中,其中生活在水中的居多,但是我们面前的这只地蛤就很另类的生活在地下,”

“生活在地下?”

“是的就是地下,它们由于长期生活在地下,所以他们的眼睛都很是红亮,就是为了适应地下的光线,并且他们的体型一般都极为庞大,不过像这只这么大的我感觉也绝对是少数,”

“哦,原来这就是地蛤的由来啊,不过刚刚为什么你说它已经死了呢?它的眼睛明明还是亮着的,”

“呃,这个嘛我还真就不是很清楚了,”

“呵呵,小娃娃,这个问题就由老夫来回答你好了,”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那地蛤的嘴竟然慢慢的张了开来。

而地蛤嘴中的世界和外面的却完全不同,地蛤的身体内部空间极大,但是不知道被什么人进行了改造,现在地蛤的身体中被布置成了一个房间的样子,而在房间正中央的桌子旁正坐着一个白发白须的老人。

刘麒知道刚刚那句话肯定就是这个老人所说,刘麒谨慎的看着那个老人,因为他刚刚从那话的口音中就已然听出来这个人和当初自己在外面迷雾森林中遇到的应该是同一个人。

“呵呵,怎么了小娃娃,害怕老夫了?相逢即是缘,既然你已然来到了这里何不进来坐坐呢?”

“哈哈,有前辈在其中坐镇我又有何可怕的呢?既然前辈厚意相邀,那小子就不推辞了,”说着刘麒迈步就走进了地蛤的身体中。

但是此时的水灵和阿木却极为为刘麒担心,它们甚至有些埋怨刘麒如此轻易的就进入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但是刘麒的想法和他们恰恰相反。

他不仅要进来还要无所畏惧的进来,因为他知道现在自己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已经没有其余的路可以走了,就算是回头他能不能回到地面上还是两说,所以他唯有眼前的一条路就是进入地蛤的身体中,看看这个老头究竟在搞什么鬼,事实证明刘麒的决定也让那老头有些吃惊。

那老人看到刘麒如此放心大胆的走了进来也是稍微的楞了一下,随即露出了一丝让刘麒感觉意味深长的微笑,

“呵呵,小娃娃不错,胆子真的够大,难道你就不怕我引你进来是为杀了你吗?”说完,刘麒只听哐当一声,他身后的地蛤的嘴闭合的紧紧的,不过刘麒却并不着急,只见他微微一笑,很自然的坐到了另外一张椅子上。

“哈哈,前辈说的好,不过小子还真的不是很怕,因为现在光靠你的能力根本就杀不死我,不知道我说的对于不对呢武侯前辈?”

老人听完刘麒的这番话脸上微笑的神色瞬间就固定住了,但是他也没有其他的举动,很平静的问道,

“哦?你怎么知道我杀不死你的?你现在都已经在这地蛤的身体中了,而这地蛤之前是我的宠物,在这里我可以说是主宰者,你还认为你死不了吗?”

“前辈,您刚刚不是也说了?这地蛤是您曾经的宠物,也就代表它现在并不是你的宠物,并且就算你你的宠物又如此?一只已经死的透透的宠物你还能有何用处?况且,前辈,您老现在连人都不是,你感觉我会怕吗?”

“哈哈,果然是后生可畏啊,”刘麒听到这道声音响起,瞬间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因为他知道刚刚说话的并不是他眼前的老者,那大厅中除了他阿木还有水灵,还有其余的人不成?

和林格尔县人民医院
凉州区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哪家的银屑病医生好
韶关治疗龟头炎费用
酒泉专业治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