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剑唤 正文 破武大陆_第一百二十八章 狮王螺旋击

发布时间:2020-01-16 15:14:17

剑唤 正文 破武大陆_第一百二十八章 狮王螺旋击

听到这一句“成功啦”诸多人的心里不是兴奋,而是不舍。他们不舍那伴随他们入睡的爆炸声,他们不舍在这静谧的宅子之中难得的喧嚣。

然而,和众人那不舍的心声相对比,某只家伙倒是显得有些不安。

他还记得,自己只不过吃了一颗小小的丹药,便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如同残疾人一般的日子。听到李颛桥那一声“成功啦”的时候,唯恐他抓自己来当试验品,连忙的跑到了宅子外面,找了一个小山头,用蛮力打了个洞,当洞府用了。

众人闹哄哄的围在李颛桥的门口,但是,下一刻,情况就变了。所有人都退到两旁,毕恭毕敬的站着。原因,很简单,因为老祖级别的他们来了。

灵舟老祖在别人的面前,总是表现的跟个老顽童一样,急急忙忙的走到李颛桥旁边。而李颛桥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他们单独相处的时候,灵舟老祖会总是那么严肃的表情。

老祖走到李颛桥面前,伸出手。

“干什么?”李颛桥故作糊涂,看着灵舟老祖。

“拿来,你说干什么?”灵舟老祖双目一瞪,手板伸得更加直了。

李颛桥笑了笑,“得得得。”说罢,从怀中掏出一样事物,放到了灵舟老祖手中。

灵舟老祖本来倒还觉得自己的威慑起到了作用,可是没想到,仔细一看,放在自己的手中的,居然是一颗糖。

李颛桥笑嘻嘻的看着灵舟老祖,心里满是开心。因为上一次,他撞到灵舟老祖吃糖,从那之后,李颛桥便知道了灵舟老祖很喜欢吃糖,虽然不到那种极其眷恋的地步但是至少在其他人面前不会流露出来。按照他自己的话说,那就是,“吃糖要是被别人知道了,那还得了?在别人眼里,我不成了小孩了?”

其实,在李颛桥的眼神之中,不难看出答案:“您本来就和小孩没多大差别,吃糖又不会怎么样。”

一边想着,李颛桥还顺手拿出在市场买的糖条,放进了嘴里。结果,从此之后,李颛桥就被戴上了“为了好好提高修为,不得被旁物所牵连”的名头而不能吃糖。但是,却又同时被戴上了一个“尊老爱幼,孝敬长辈”的命令,每天都要跑到市场去买糖给灵舟老祖。

当李颛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做实验的时候,灵舟老祖那可怎是一个煎熬可言啊?每天都要忍受着等待,并且期望下一刻李颛桥能够破关而出。

所以,当李颛桥刚刚说出自己成功了的时候,灵舟老祖便以最快的速度来了。当然,还要带上其他几位老祖,免得等会自己一个人受了李颛桥什么诡计。

但是,当灵舟老祖看到自己手中的那颗糖的时候,脸色却是立马变得阴暗起来。“你还耍我?要是你不给什么像样的成果我看看,信不信我扣你一个“过分喧哗,扰乱大家休息秩序”的罪名?”

李颛桥一听,就知道灵舟老祖会出这种招数来对付自己。每当自己身上被扣上一个什么什么名分的时候,老爹就会跑过来,对自己进行一番教育。李颛桥虽然感觉自己这些年来两父子也没怎么能好好的相处,但是也开始受不了老爹现在这爱心泛滥的模样,所以,现在的李云飞,已经被李颛桥定义为灵舟老祖的帮凶之一。

“得得得,我认错,我认错,给你,给你还不行么?”李颛桥只能够是认输了。

灵舟老祖脸上带着奸邪的笑容,“赶紧的。”说完,还把手里那颗糖光明正大的放到了怀里。

站在灵舟老祖身后的其他几位老祖级别的人物纷纷掉下冷汗,都感慨灵舟老祖这位现在家族之中身份最高的人真的是怎么损怎么出招。

李颛桥也没有再去计较灵舟老祖巧取豪夺了他的糖果的后果,而是看着灵舟老祖,手慢慢伸了出去。

灵舟老祖也是抬起头来看着李颛桥,两人相对无言,但是却在心默默地打着交道。

过了好一会,灵舟老祖开口道,“你小子真是沉得住气啊,说吧,你想要什么?”

李颛桥表现得很无奈,“我想要什么您还不知道么?我想要的,就是老祖能够把你们的计划时间延后。”

“你要知道,这个计划我们等了很久,可不是说延后就能够延后的。”灵舟老祖叹了一口气,说道。

“您愿意让青木国在将来的抗争之中为我们李家多出一份力么?”李颛桥点到即止,没有说太多,毕竟对于灵舟老祖这种老成精的人来说,一句话,说一半,后面一半的意思,一般他都会动的。

灵舟老祖眼中灵光闪动,不过瞬间,灵舟老祖脑海中最难过便不知已经是浮现过了多少个念头,最后,慢慢的说出口,“好吧,你小子的计划我已经大概知道了,我再留你半年,半年之后,我将会亲自宣布剥夺你李家族人的身份。”

李颛桥笑了笑,没说什么。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一老一小两只狐狸都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但是,正事还是要做的。李颛桥手中纳戒灵光浮动,片刻过后,李颛桥的手中多出了一颗丹药。

灵舟老祖用两只手指掐住那颗丹药,想都没有想,便直接吞了下去。惊得在一旁看着的其他李家族人都有些怕,毕竟如果这位老祖出了什么情况,对于现在大陆上风云涌动未知敌人到底有多少的李家来说,绝对算得上是雪上加霜。

可是,众人看着灵舟老祖的脸上不断涌现出丝丝的潮红,等了几分钟之后才完全消退。原本还想着上去扶一把的众人,却是听着灵舟老祖开始大笑。

“怎么样?”李颛桥关切的问道,脸上莫不带着激动与兴奋。

灵舟老祖摆了摆手,“我老人家身体好着呢,不会有什么大事的。”

可是,李颛桥却是来了一句,“谁问你身体怎么样,我问的是,药效感觉怎么样?”

灵舟老祖伸出手,想要往李颛桥的脸上来这么一巴掌,可是中途却又忍住了。“药效嘛,还是不错的,但是呢,具体的,等你给我做出来一百颗交给我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吧。”

李颛桥马上换上了鄙夷的眼神,“我自己试,试完了,一颗都不给你。还有,我以后买的糖我藏会藏好的。”

“你小子敢威胁我?”灵舟老祖还是伸出了那只已经在中途的手,拍到了李颛桥的脑门上。

“你个老小子不也想勒索我?”李颛桥毫不畏惧,反击道。

“我是你长辈。”灵舟老祖搬出辈分来压李颛桥。

“我还有半年就脱离李家,不在乎。”李颛桥做了个鬼脸,毫不在意灵舟老祖的压迫。

“你......”灵舟老祖指着李颛桥,停了一会,转身对着那些围观的族人们说,“都散开,有什么热闹好看的,都回去带后辈修炼去,三个月之后的资质检测我还会让他们比武一番,输了的,长辈受罚。”

话音刚落,人群便做鸟兽状散开了,灵舟老祖见着已经没人了。立马又转换了笑脸,搓着手,看着李颛桥道,“来,小颛子,我们好好聊聊......”

雅安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安徽医科大学附属阜阳医院怎么样
海口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
六盘水可以治癫痫病吗
咸宁治疗盆腔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