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流年】隐秘盛开的心灵花园(作品赏析)_a

发布时间:2020-01-17 00:10:28

高艳散文在创作手法繁花似锦的中国当代新散文百花园中,坚持向内心深处的掘进,“重建了岁月深处的亲情宫殿”(刘军《高艳散文:个体性的生成与敞开》);坚守一种疏离化的本真态的写作立场,“保持着文字最初的纯粹与清冽……安然的笔调就像真实的生活那样自然地流淌”(高艳(《被岁月恩宠的人》),表现出一种可贵的文学定力。在她的文字深处,岁月之树静默而缤纷地绽花吐蕊,以一种“无言的盛大”(高艳《观影小语》),丰盈和绚烂着作者寂寥却不失激越的生命广宇,传递出一种温暖与美好的人间情愫。

正如高艳在《四时书简》一文开首所引诗人西川诗句“我打开一本书,一个灵魂就苏醒”所言,《隐秘芬芳》向读者呈现了一个暗香浮动同时却又剑气袅袅的灵魂。命运的微凉与血浆的炽热同步显影,多愁善感、悯时伤逝与忧愤深广、血脉贲张齐头暗涌,从而使得《隐秘芬芳》这部散文集,获得了一种刚柔相济的独特审美品质——它是女性散文,但同时,它又具有须眉气概。这与我所见照片上的高艳形象极为吻合,一个外形温婉如江南佳丽的女子,骨子里却流淌着东北边城的古老血性——从这一点来说,高艳的散文创作,其实也是一种文学的本土化书写。

《隐秘芬芳》这部散文集共分五辑:“亲情在上”,是关于亲情的书写;“日影飞去”,是关于时光的回溯;“世间清欢”,是关于心灵的放逸;“东北以东”,是关于东北大地的史诗;“他者行迹”,是关于他人著作的评述。“亲情”、“飞翔”、“英烈”、“流放”,是这部散文的四个最重要的主题词。对这四个主题词的书写,前两者体现出一种阴柔之美,后两者体现出一种阳刚特质。阴柔与阳刚,构成了《隐秘芬芳》美学风格之两极。此两极互为衬托,相互融合,最终达成一种艺术的平衡与和谐。

《隐秘芬芳》是一座隐秘盛开的心灵花园。高艳说:“隐秘盛开,我偏爱这样的几个字。隐秘盛开,需要一颗不谙世事的坚硬的心。它比卓然开放更蓬勃震撼,秘密地完成一路绽放。单薄。孤寂。甘苦自享。更强大”(《那些缤纷的寂寞与忧伤》)。作者将她的善感、她的忧伤,她的孤寂、她的恍惚,她的哀痛、她的悲悯,她的娴静、她的温婉,她的隐忍、她的邈远,她的真诚、她的深情,她的失落、她的追寻,她的脆弱、她的坚强,她的柔软、她的刚毅,她对已逝亲人的悼缅、她对仁人志士的景仰,她对世俗生活的热爱、她对幸福人生的憧憬,等等,都一齐融入到了这部灵魂书中。

《隐秘芬芳》抒写的第一个主题词是“亲情”。《阿尔茨海默的疼》是排在这部散文集首篇的一篇散文,也是高艳散文的一篇代表作。在这篇感人至深的作品中,高艳追忆了母亲生前罹患阿尔茨海默病症(俗称“老年痴呆症”)时的一幕幕生活场景,展示了母亲艰难多舛的一生,抒写了自己在失去母亲之后锥心的疼痛、哀伤、虚无和怅惘,表达了一位人子对母亲的追思、依恋、感恩与忏悔。真挚的感情寓于质朴的文字之中。这是一篇抒写亲情的文学作品,也是一篇文学化的亲情读本。

无情的病魔残忍地夺走了作者母亲的健康,“她的记忆在一点点丢失”。“有时,她也不认识我,她记得的自己也不完整,不知道自己确切的年龄。”“现在我们面对的,已经不是我们的母亲,她真正的灵魂已经远走。”“……我失语,疼,在心底隐隐地,无边蔓延。”“我想挽着母亲,碰到她的身体,她是那样的细弱,单薄得不真实,像不存在,我的心被这轻,重重地触痛,久久不散……”

母亲的去世,掏空了高艳的灵魂。她如是感叹,“这是一个善于相遇又善于分开的世界”(《亲情的忧伤》)。每当想起母亲,她就强烈地意识到,这“是世间留在身体深处还在隐隐痛着的疤痕”(《苍心似茧》)。她说,“以后的端午,于我,怕只是一个虚无的节日了。我知道,我不会再碰触油绿的粽叶,那划过鼻翼的清香会刺痛眼睛,泪流不止;我不会再让自己的手,感受糯米与水的浸没,那些凉,会惊起我的记忆”(《端午,那远去的糯软与香甜》)。“我不愿走在不是去看妈妈的路上。”“妈走了,想起,内心的痛楚便肆无忌惮地蔓延,眼泪便会轻易溢出。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会如此的痛,都以为仅仅是因为她的离去。只有我知道,我是替妈不甘,此生,妈过得苦。”“我更替妈心痛,她承受人世的苦痛太多,太久”(《亲情的忧伤》)。她深深地追悔,“那时,太年轻的我对此充满不屑,厌弃所有生活的琐碎,妈要我帮忙也不情愿”(《亲情的忧伤》)。

高艳年幼失怙,与母亲和弟妹相依为命。在《隐秘芬芳》这部散文集中,她将自己的怀念,同样献给了她那“三十六岁的生命突然沉寂”(《比永远多一天》)的父亲。她感念父亲“把缜密精细给了妹妹,把敢作为有担当豪爽仗义留给弟弟,唯独把对文字的喜爱给了我,让它在我的血液中流淌,经久不息”(《没有父亲的父亲节》);她泣血呐喊,“可是,父亲,我不要,我只要你像别人的父亲那样,健康地与我们长伴。为什么不能呢,父亲。我的字在这个节日黯然流淌,你看到了吗,我泪流满面”(《没有父亲的父亲节》)。

回忆已逝父母,高艳“苍心似茧”。她这样感慨道,“没有父母护佑的童年,一生的成长都在竭力维护内心的安全,倔强地敏感而自尊”(《比永远多一天》)。她说,“自从他们离去,尤其孤独或夜深时,巨大的静围裹我,世间的伤痛就会轻易浮出,他们的身影微凉地滑过。”“生死无法穿越,而我更信村上的话,‘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于生之中’。”“所有的生命都始于母亲,甚至,我以为,包括写作,同样来自于父母的给予,这如同宿命。我相信”(《苍心似茧》)。

她怀念父母俱在的日子,她的灵魂常常飘回到幼年时期,飘回到她的生身之地——新安街,在那个幸福的时空里,流连忘返。“炊烟在平房的屋顶缓缓升起,苍白的烟气弥漫着安详沉静的气息。一饭一蔬,那时的人们轻而易举地获取着简单、平俗的幸福与满足”(《比永远多一天》)。在一次次的精神梦游中,她得到了这样的神谕:“一片土地,如果你只是来过,居住过,那只不过是异乡。但是,如果在这片土地上,你种下了粮食,草木上留下了情感,土地上安葬了你最亲近的人,就成为故乡”(《驶向秋天澄净的心怀》)。

散文《是不是有一种接近,更遥远》,是高艳悼念七岁而夭的小外甥女昕怡的一篇文字,让人痛断肝肠:“心,骤然疼痛,那种痛,会燃烧。”“心痛得无法呼吸,找不到你留下的痕迹,眼睁睁地看着你,却无能为力,任你消失在世界的尽头。”“我们的心被洗劫一空,独独留下没有边际的哀痛与恐慌,这样的生离死别,瓦解了我们从前有你的生活,我们没有了方向。”“像突如其来的暴力,篡改着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是哪个魔术师把你变到了别处,让我们看不到你。”“不期然地,你会滔天而来,如高悬的瀑布,淹没我们。”“只有疼痛弥漫,无边无际,无休无止。”

高艳的散文,通过抒写血缘亲情留在自己灵魂中的深刻烙印,对无常的命运进行了哲学的叩问和文学的揭橥,对命运的真谛进行了冷峻的参悟和热切的探询,镜像了从幽暗现实中迸射出的人性之美、人性之光,传达了回归亲情、回归心灵的深切呼唤,也在一定程度上,呈现了现代人的精神困境和文化乡愁,具有一种打动人心的情感力量、人文价值和艺术魅力。

《隐秘芬芳》抒写的第二个主题词是“飞翔”——心灵的“隐秘飞翔”。她的这种“飞翔”,包含日常态的思绪漫漶、情意飘忽(也可称为“精神的短暂出神”),以及偶尔的轻装简行、自我放逐(也可称为“肉体的短暂出走”)。高艳的散文,飘扬着“缤纷的寂寞与忧伤”。她常常“站在窗口,居高而望,让目光随意安放,或是远处模糊的山,或是纵横交错的街道上人来人往,或是平静如无字真经般的天空。这时心灵似乎已脱离了人世繁华,飘零无依”(《流放自我》)。

这个在苍凉孤寂中成长的女子,有着一颗破碎的百合心。她说,“有一种心,叫百合心,一瓣一瓣地落尽,消失”(《那些缤纷的寂寞与忧伤》)。所以,更多的时候,她“在弥漫的春天的气息中,不能掩饰内心的沉郁”(《时间是懂得缄默的》)。她的生命之舟在时光的河流中飘荡经年,深切地体味到了命运的微凉,是故常常“思绪恍惚,不知何去何从”(《走失的明暗相间的流年》)。她“一向的单薄与自珍,独自盛开,甘苦自守”(《转身:花间的隐语》)。她说,“我相信,每个人的内心都盛开着不能告人的秘密之花,尤其那些走过半生的人,独自负荷,也独享它的绚烂”(《以散步的名义,迷失》)。

《隐秘芬芳》中,袅娜着一种时光的气息:“那棵已然作古的老柳树,依然在我眼前茂密生长,我闻到了它的气息——和时光极为相似的味道”(《已然月落霜满天》);“他们少年的样子,我还记得,而他们的年华,被时间留住了,永远留在了青春的日子,不再往前走”(《已然月落霜满天》);“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哪个女孩子的青春里没有对三毛的向往,她成为一种遥远的生活景致——她是流浪,她是自由,她是感伤,她是浪漫……”(《走失的明暗相间的流年》)。她这样问着自己:“时间是什么味道呢,衰老,还是年轻?我只感到它的微凉”(《时间是懂得缄默的》)。这些忧伤而缱绻的文字,既是对流年的一种漫溯和追缅,更是一种对时光的执着挽留与存照。

高艳漫漶的情思,像一匹“光艳的绸缎,讳莫如深地鲜亮着”。在《萧红离我们有多远》一文中,高艳对同为出生于黑土地的民国女作家萧红,给予了最深切的体认和感同身受的理解:“我内心的疼已漫无边际,至今读起来仍丝丝缕缕。”“她的一生,便在对爱的追随中,承受心灵与肉体的颠沛流离与寒凉。”“爱是女人的宗教,如此,女人的需要便很简单,不过是个温暖的去处,一份安全的情致和寄托。”“萧红这样如玉般温润,却又闪烁着坚硬寒光的女子,在人稠广众中,她的柔和与锋芒同样异常凸显,她内心的情感只遵循她自己。她是一条激流不止的河,那些必须经过的人一一涉水而过,而最终流淌的仍是她自己,还有别人的眼神。”这样的知音之言,与其说是写萧红,毋宁说是写作者自己。

散文《托斯卡纳艳阳下》是高艳观看同名电影后引发的联想。作者这样描绘她在“塞纳丽舍”的新居:“它的不远处有蜿蜒而过的牡丹江及耗巨资修建的沿江景观带,小区内有园林式设计,曲径幽长,亭台花木,小巧精致。举目窗外,俨然是自己的私家花园,安静、享受。有时,我似乎看到自己年老的样子,沙发上,那盆苍绿的竹子仍在落地窗前,阳光倾洒在有些老旧的木质地板上,却依然温暖。我望向窗外,那些聚几十年光阴成长起来的花树,它们认识我。我的手中,是儿子从远方寄来的邮件,其实,我想说信件,可是,纸上的耐心和温存于今已经稀有。”这是一篇让人感到温暖的文字,它真切地表达了高艳对俗世幸福的热爱、向往和追求。

高艳身居“牡丹江,这个北方难得一见的精致优雅的边远小城”,虽然此地“沉静”、“俊朗”,“是唐诗中边塞的意境”(《青山不碍白云飞》),然而,在一个地方住得久了,“人总希望发生点什么来弄响一下这种无声的日子”(《午后,与记忆的一次邂逅》),总希望能从现实中短暂逃离,到远方去,放松一下自己的身心,“在异地完成自己的生长”(《驶向秋天澄净的心怀》)。高艳自然也不例外,比如,她就曾无数次畅想过有着“人间天堂”之誉的江南:“举目是让人沉溺的山水,优柔、安然,背景没有摩天高楼的抢入,古旧的黛瓦白墙,幽缓的长巷远远地漂移着模糊的油纸伞,和着滴答的雨声拍在青石板的路上,古典的人文气息若隐若现”(《江南在哪里》)。她这样写道:“我对自己说,何时才能赴得风雅钱塘呢?”(《何处是江南》)。

渴望“隐秘飞翔”的高艳,决定自己“统治自己”(《不能停歇时,像云一样忧伤》),让肉体从现实生活中短暂出走。于是,她收拾起行囊,开始了轻装简行的自我放逐。她在心里问着自己:“这样的自我放飞,是不是还可以发现另一个自己,成就另一个自己”(《没有我不肯坐的火车》)。她“躲在尘世眼睛后面”,看着“自己流放的背影”(《流放自我》),感到一种“巨大的宁静渗透进我的身体”(《驶向秋天澄净的心怀》),“内心不再慌乱”(《隐秘飞翔》)。“那一次短短几天的逃离,不只是一次行为,更应该是一次心灵事件”(《没有我不肯坐的火车》)。她深深地体味到,那不仅是肉体的短暂出走,更是心灵的尽情释放,由此她由衷地感叹,“能够享受现有的生活,是种能力”(《那些缤纷的寂寞与忧伤》)。

如果说高艳抒写“亲情”与“飞翔”这两大主题的文字,体现了女性作家们所常见的敏感、纤细、精致、阴柔的文字风格,兰心蕙质、馨香四溢的内心世界,以及细节生动、纤毫毕现的私人化叙事的艺术功力,那么她对“英烈”与“流放”这两大主题的书写,则更多地展示了她的另一面:铿锵、雄阔、沉郁、大气的文字风格,壮怀激烈、剑气萦绕的内心世界,以及驾驭重大历史题材、进行宏大叙事的创作能力。琴与剑,向着两极铺展,构成了高艳散文完整自足的艺术世界。

共 844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当今文坛,百花齐放,一般读者面对海量般的文学作品,无从取舍。这时候,特别需要评论家以自己独到的目光进行甄别筛选,将优秀的作家作品推送给读者。编者从没有接触过高艳的散文,但读了这篇赏析,便对高艳的散文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并且有了一种强烈的阅读冲动。文本采用点面结合的方法,首先对高艳的散 了全景式的观照,概括出“亲情”、“飞翔”、“英烈”、“流放”四个重要的主题词,然后从具体的篇章入手,依次对四个主题词进行了细致入微的分析解读,深入到文字的内核,触摸高艳散文的灵魂,将读者带人时而精致柔美、时而铿锵雄浑的艺术氛围之中,感受文字的芬芳,获得精神上的愉悦。文章视野开阔,文思缜密,有血有肉,富有 ,丝毫不给人空洞枯燥的说教之感。一篇文辞优美、内容丰富的精彩赏析,推出共赏!问候作者!感谢赐稿流年!【编辑:燕剪春光】

1 楼 文友: 2014-0 -19 11:02:1 感谢涂先生让读者认识了高艳和她的散文。

马上去读《阿尔茨海默的疼》。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哪几种药治疗口腔溃疡
治疗脖子疼的好方法
薏芽健脾凝胶作用
6个月儿童能用什么止咳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