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中国南车并购全球第二大深海机器人公司

发布时间:2019-07-13 00:03:08

中国南车并购全球第二大深海机器人公司

4月15日,中国南车旗下的株洲南车时代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时代电气”)对外宣布,正式完成对英国SMD公司(全称为“SpecialistMachineDevelopments”)100%股权并购的交割,将这家全球深海机器人第二大提供商纳入麾下。

4月15日,中国南车旗下的株洲南车时代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时代电气 )对外宣布,正式完成对英国SMD公司(全称为 SpecialistMachineDevelopments )100%股权并购的交割,将这家全球深海机器人第二大提供商纳入麾下。

根据协议内容,时代电气拟斥资约1.3亿英镑(约合12亿元人民币),并购该公司,通过此次并购,时代电气有望向深海机器人及其他深海高端装备领域延伸,填补目前国内深海机器人产业的空白。

在得知时代电气并购SMD的消息之后, 蛟龙号 载人深潜器项目负责人和海上试验总指挥、中国大洋矿产资源研究开发协会(下称 大洋协会 )办公室主任刘峰,主动前往时代电气调研后表示, 中国很想在海底采矿等方面有所作为,但目前制造能力还非常有限。并购SMD对中国企业未来开发海底资源,将是一个巨大的技术跨越,必将对中国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产业产生极大的促进作用。

业界称这是一场 明智的并购

海洋被视为未来能源开发的主战场。在3月2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所部署的 中国制造2025 中,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位列十大重点发展的领域之中。

产业现状则不容乐观。《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业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 2020年)》直陈: 产业发展仍处于幼稚期,经济规模和市场份额小;研发设计和创新能力薄弱,核心技术依赖国外;尚未形成具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的专业化制造能力,基本处于产业链的低端;配套能力严重不足,核心设备和系统主要依靠进口。 同时,该规划提出,未来要具备深海铺管系统、深海立管系统等关键系统的供应能力,自主设计制造水下作业装备,掌握3000米深海油气田开发所需装备的设计建造能力。

适逢其会。中国工程院院士、南车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下称 南车株洲所 )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丁荣军认为,这次并购SMD不仅是企业的战略选择,更是国家 海洋强国 战略的助推。

SMD位于英国纽卡斯尔,成立于1971年,现有员工300多人,2013年收入为7600万英镑。其三大主导产品在业内均赫赫有名:深海有缆遥控机器人(ROV)曾连续三年获得英国商界的最高荣誉 女王企业奖 ,能够深入到海平面以下2000米进行作业;在海底自推进式挖沟、线缆敷设工程机械领域的全球市场占有率达57%;还拥有全球唯一的商业海底采矿设备。此外,其设备还有可用于核电站内工作的遥控机器人。资料显示,世界上90%的光纤络是由SMD公司制造的机器人铺设的。对SMD已熟知数十年的刘峰不惜以 这是一次英明的并购 这样的溢美之词来表达其心情。

自2001年始,大洋协会先后获得东北太平洋7.5万平方公里多金属结核合同区,西南印度洋面积为1万平方公里的多金属硫化物合同区和2014年在东北太平洋获得面积为3000平方公里的富钴结壳合同区,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在国际海底区域拥有 三种资源、三块矿区 的国家。

然而, 我国虽然向国际海洋组织申请了公海的开采权,但是没有设备去开采,这块还是空白。大洋协会提出,只要我们能提供设备,就可以一起开发。 时代电气总经理李东林称。

作为SMD的设备采购方,正加速进军深海领域的中海油亦需要深海机器人以及挖沟和敷设电缆的设备。

中国南海油气资源丰富,被称为 第二个波斯湾 ,但七成油气资源蕴藏于深海区域,受工程装备能力和技术水平等方面制约,中国目前海上油田水深集中在300米以内,深水油气勘探开发尚处于起步阶段。

3月6日,中海油的两艘海洋石油船投入使用,作业水深由150米跃升至1500米。这被中海油视为中国成功挺进 国际深水俱乐部 的标志,其中的291船就搭载了SMD的深海挖沟敷设电缆的设备。事实上,SMD占据着中海油挖沟敷缆设备50%以上的采购额。

南车株洲所高级工程师严允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在2014年度地质科技十大进展评选会上, 海马号深海遥控无人潜水器作业系统(ROV) 是唯一入选的海洋装备,同期入选的有探月工程三期载人返回飞行试验。 不同于探月工程三期主要用于科研,SMD做ROV已经产业化,在全球排名第三。光是这一点,你就能发现并购SMD对我国海洋装备产业的重要性。

SMD被称为 两个疯子搞了一台发疯的设备

近年来,全球深海工程装备市场高速成长。以深海机器人为例,据国际海事机构DouglasWestwood预测,从2013年至2017年的5年,世界深海机器人作业的累计支出预计达97亿美元。我国深海机器人市场尚处于初期阶段,但增长速度很快,年均增幅达到40%~50%。

深海工程装备的风险主要来自于深不可测的海底作业本身。

一般来说,海平面300米以下就是深海,越深就越难。在深海,环境非常复杂,要有非常高的通讯能力,要在超强的压力下保证机械臂操作自如,这些都非常困难,对机械的要求非常高。 李东林接连用了好几个 非常 来形容海底作业之难。

严允援引SMD铺设海底管道的数据称,以24英寸(外径61厘米)海底管道为例,其在水中重量约为238公斤/米,将管道铺设到3000米水深的海底需要提供约7万吨的拉力,相当于5万辆小汽车的总重量。

如此高难度的作业环境中,即便是最先进的深海工程装备也可能发生故障甚至直接被海洋吞没。

据公开资料,日本的 Kaiko海沟号 曾下潜至全球最深的海沟马里亚纳海沟的底部,创下了潜水最深纪录,但于2003年5月执行任务时丢失。2014年,美国最先进潜水器之一 耗资800万美元的海神号(Nereus)机器人在水下9000米作业时因水压太大遭挤碎,当时海水压力高达1125万公斤/平方米。

即便为每套设备都购买了保险,深海工程装备的运营风险仍是李东林最大的担忧。他将SMD的海底采矿设备称之为 两个疯子搞了一台发疯的设备 。一个加拿大企业投入数亿元请SMD开发可在3000米深的海底挖矿的设备。今年6月,这台 发疯 的设备,也是全球唯一的海底采矿设备将在阿拉伯海做试验。 如果成功,明年初就投入使用,这个企业就准备买第二套、第三套,可万一失败呢?

深海工程装备,南车下一个高速增长点

面对深海这片技术处女地,全球高铁企业巨头纷纷通过并购从高铁产业切入深海工程装备。

据严允介绍,国际电气集团abb早在1991年和1996年,就先后并购了两家海上石油钻井平台企业,如今这两家企业已是海洋工程装备巨头;西门子公司2000年以后也开始进军海洋工程板块,并购了挪威的一家企业。2015年,西门子的水下工程设备可能将投入运营。 美国GE也是走的并购路线。

李东林认为,高铁产业未来将进入稳步增长期,寻找新的高速增长点,实现多元化发展是必然趋势。

2014年,时代电气营业收入126.76亿元,同比增长43.1%;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23.95亿元,同比增长63.2%,在被称为 高铁心脏 的牵引技术与电气系统方面占据着产业制高点。

严允分析,SMD在系统集成、关键零部件制造方面具有很强的优势,时代电气在变流控制和通讯方面拥有核心技术。 3月初,SMD技术总监ChristopherWilkinson(克里斯托弗 威尔金森)率技术团队过来交流后说,时代电气的研发水平、制造能力远远超出其最初的想象,双方合作将大幅提速深海工程装备的研发过程。

从更长的时间段来看,时代电气此次并购SMD是其母公司南车株洲所海洋工程装备战略布局的关键一环。

2011年,南车株洲所完成了对上海汉格自动化工程科技有限公司(下称 上海南车汉格 )的并购整合,由此搭建起海洋工程装备制造平台。

上海南车汉格成立于2000年,是国内着名船舶自动化与变频驱动应用企业。中海油 石油201 深海3000米铺管船采用了上海南车汉格的系统。2014年, 向阳红10号 科考船入列国家海洋调查船队,成为国家深海及洋区海洋科学基础研究海上移动实验室,上海南车汉格是该船的系统总包集成商,提供电力推进系统、电气和自动化系统以及机舱报警监测系统。

2008年并购英国丹尼克斯半导体公司则为南车株洲所提供了跨国管控经验。并购丹尼克斯后,南车株洲所留下25%股权,也留下了原管理团队,后又联合成立研发中心,其取得的知识产权将由中国南车和丹尼克斯共同拥有。

李东林认为,双方的合作越来越融洽,并获得英国政府的支持。2014年,丹尼克斯获得英国政府提供的100万英镑 区域增长基金 ,后来又获得英国创新机构技术战略委员会超过75万英镑的资金支持,其中一个研发项目就是大功率IGBT模块中先进的健康监控技术,用于远距离遥控近海设备。

2014年6月,以丹尼克斯的IGBT芯片技术为基础,经过长达6年的技术消化、吸收与再创新,南车株洲所建成国内首条、世界第二条8英寸IGBT专业芯片线,它是电力电子器件中技术最为先进、应用最为广泛的第三代器件,实现从研发、制造到应用的完全国产化,彻底打破国外高端IGBT技术垄断。

如今的李东林变得自信, 7年前,我们是两眼一抹黑,不知道怎么去管理英国企业;现在,我们有了一定的管控经验,我们会派一个工作团队去SMD,工作3个月到半年,制定管理规范,形成一套体系。

按计划,时代电气与SMD将于两三年内成立国内合资公司,欧洲的市场由SMD负责,中国的市场由中国公司来做,实现双赢。 我们要把技术带回国内,实现技术协同,发挥时代电气的制造能力,快速扩大产业规模。 李东林称。

并购SMD以后,符合南车株洲所同心多元化发展战略以及产业结构调整布局,海洋工程的布局更加完善,产品更加丰富。 中国南车株洲所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丁荣军介绍,目前,南车株洲所已经形成包括海上风电业务、海洋船舶产业、工程机械和钻机在内的海洋工程装备产业集群。

李东林坦言, 并购SMD,我们看了两年。上个月,我们又去德国看了几家机器人制造企业。海外并购将会成为企业实现海外拓展的常态。

更多资讯请关注工业机器人频道

水果微商城
新零售现在有哪些
自己如何开发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