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瀛春毛纺厂长期倾倒垃圾无处罚谁来为污染埋单

发布时间:2019-08-14 16:56:05

瀛春毛纺厂长期倾倒垃圾无处罚 谁来为污染埋单

倪父展示被污染土质和未被污染的土质  瀛春毛纺厂  瀛春毛纺厂门口的铭牌  倪先生自己出资6000元委托谱尼测试公司所做的检测报告  倪东浩讲述当年自己是如何倾倒废弃物的   育才村直河村民王老伯讲述当年废弃物倾倒情况  晚报记者 冯兰蔺 报道  崇明县竖新镇跃进村921号,一幢不起眼的两层农宅。23日晚,一阵微风吹过,屋后一大片黄灿灿的小麦发出沙沙声。  哐的一声,在这片看似充满生机的土地上,农宅主人倪先生用铁锹挖了一个0.4米深的坑除了土,这里还埋着不少绒絮状物质,褐色、绿色、深紫色,这是废毛绒纤维。从1998年起,这些废毛绒纤维就落户在这片约1.4亩的土地上,改变了倪家的生活。这两份不同的环境检测报告,对这片土地以及倪家的命运会意味着什么?  现场调查  一辆辆拖拉机把废绒絮倒入宅沟  在崇明县的狭长岛屿上,竖新镇跃进村位于正中,倪家农宅的门牌号是跃进村921号。他说,从父辈开始,已在此地居住近40年。农宅身后10米处,是一片约1.4亩的农田,而农田的主人是倪先生的三叔倪东浩。去年起,上面种满小麦。  前日下午5点,倪先生带着记者来到麦田东侧,随意用铁锹在地上挖了个洞。在约四五十厘米深处,土地五颜六色,褐色、绿色、深紫色的纤维裹着泥巴,捧在手心,一阵阵刺鼻的恶臭扑面而来。在麦田北侧一处,类似的大团绒絮则赤裸在外,拨开后,纤维状物质清晰可见。倪先生称,早些年,它们的颜色很艳,风吹日晒雨淋,颜色变深了,不过纤维还很清楚。 在这片约1.4亩的麦田里仔细翻找,类似绒絮状物质能轻易找到。  1998年以前,这里是条U字型的宅沟,河水清澈,水生物种很多,居民在这里洗涮、捕捞。当年5月的一天,一辆辆拖拉机驶进村庄,成箱成箱地向宅沟内倾倒染色垃圾、废渣。倪先生的父亲倪老伯说,他们家和周围部分邻居曾极力反对,理由很简单,垃圾倒进去,水里的小鱼小虾便不能捕捞了。  至于倾倒的是什么垃圾?一辈子务农、小学毕业的倪老伯坦言:当时实在搞不清。只看到大团大团的毛绒絮裹在一起,乍一看是灰色外表,撕开其中,却是红色、绿色、紫色都有,艳得很。连同染色沉淀的泥浆一起,散发着刺鼻的恶臭。 此后,陆续又有拖拉机装着同样的东西,驶进村庄,在此卸点。至2006年,这条150多米长、7米多宽、2米深的宅沟被填满了。垃圾倒入井水变色、跳蚤肆虐  垃圾倾倒后一周,倪家的生活被打破。首先,位于宅沟西侧倪家自种的一片莲藕莫名倒下。刚开始倾倒时,附近居民在未被填埋的水域捕黄鳝,结果浸过水的手上全是泡。 3个月后,周边居民家中的井水也发生变化。 农村人喜欢喝井水,口味要略胜于自来水。 不过,此时,倪家的井水却是一阵泛红、一阵泛绿。由于缺乏环境安全意识,等井水自然退色后,村里人照旧使用。  2001年前后,倪家出现成群的跳蚤。他的母亲沈阿婆说,跳蚤钻进家里,她身上几乎没一寸好皮肤。 跳蚤闹得最凶时,我只能往被子里喷 雷达。倪先生说,现在,农田只能种小麦。  为了平息居民申诉,2002年起,有人到居民家中喷洒灭虫药。灭虫药瓶外的玻璃纸被撕掉了,喷的也不知是啥。灭虫药的味道实在刺鼻,到后来,连打药的人都不敢进来了。 倪先生说。  一周后,距离倪家200米处的农田上种植的一片植物死亡。才知道那些杀虫剂是敌敌畏。 沈阿婆说,灭虫药并没把跳蚤灭除。  居民自发停止饮用门前井水  2010年,倪先生60多岁的父母突然相继患病。母亲沈阿婆全身关节疼痛,脚趾变形,走路必须靠拐杖父亲倪老伯则被查出肺癌晚期,目前无法发声。  而从2000年开始,在麦田半径50米范围内的10户农宅中,除了倪家,另有4名邻居先后患上了肺癌、肝癌等癌症,并相继去世。记者在实地探访了这4家农户,1户早已迁居市区,3户不在家中。住在宅沟正西侧、跃进村932号的杨伟香,今年62岁。对于4名邻居在2000年后先后患癌去世的事实,予以确认。尽管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村民生病与地下填埋的垃圾有直接关系,但村民还是心存疑虑。  倪先生告诉记者,他曾将麦田内倾倒工业废弃物一事写成材料,让邻居们联合签名,仅有徐明德、唐品菊2人具名落款。另有2人则在签名后反悔,将纸张撕去。 居住在此的不少乡邻和他们的亲戚,多少都有家人在毛纺厂求职。响应者稀,也就不难理解了。 倪先生说。  杨伟香说,知道倪家的事后,就不敢喝井水了,怕对身体不好。 她将记者引至自家农宅。 我家的井水并没有泛红泛绿过,不过,这两年,发浑的情形却见过不少。 她一边说,一边从井中提起装满水的红色塑料桶,往一旁的空饮料瓶中罐了半瓶,水质清澈。杨伟香的丈夫说,这或许和凌晨的一场大雨有关。  虽然已停止饮用,但井水依旧被用来洗衣服、淘米。 自来水管十几年前就接好了,可农村老人都节约,喜欢不花钱的井水。 不过,杨伟香仍心结难解。 你能帮忙带去市里,让环保专家再测测吗?如果合格,也好让我们放心。万一不行那可真得弃井了。   在跃进村917号的徐明德家,用井水灌溉、种植的农作物,已基本停止让两个第三代食用。他家媳妇唐品菊说:一方面是儿子挑食,另一方面倪家的事情对我们触动不小,现在给孩子吃的,基本从外面买。 他们家现在也已停止饮用家门前的井水。2010年秋,在居民的强烈呼吁下,垃圾场被覆土。  这些垃圾到底是怎么来的  倪先生的三叔倪东浩,回忆起14年前仍深深自责。 当时,我真的不懂。   他在一份写于2011年5月23日的 《上海瀛春毛纺厂染色垃圾填埋情况陈述书》中说:1998年5月左右,我接到毛纺厂电话,说帮乡镇府个忙,瀛春毛纺厂染色厂新建车间,常年积累的大量废毛、染色废物、染色沉淀的泥浆及各种垃圾,要我运输到我原住的U型老宅沟内。在对方没有告知垃圾可能造成什么危害的情况下,我答应了。   填埋宅沟,他也亲自参与了。怕别人堆得不平整,还特意用耙子把地耙耙平整。结果原本外表灰黑色的绒絮裹着污泥,露出其他颜色:红的、绿的和紫的。   当年分管毛纺厂工作的负责人之一茅益明,也在一份写于2011年5月24日并盖章的《情况说明》里为这些染色垃圾验明 正身当时厂里的治污设施落后,每过一段时间需要人工将废毛绒纤维外运填埋,尽管崇明堡镇北闸有一块专门的填埋场,但运输费用、填埋费用较高,厂里决定另寻废沟填埋。  由于倪东浩当时在该厂工作,经协商同意后,就看中了跃进村这个宅沟。 他坦言,当时环保意识不强,没有考虑到土地水质污染。   另一负责该厂基建工程的负责人张永利也明确告诉记者:对于这批废毛绒纤维的处理,当时是厂里授意的。   除了跃进村这块土地,倪先生后来通过相关垃圾运输负责人,找到另三处同样的被填埋地。育才村直河752号以西约150米至350米处,原来有条10米宽的河,也被同一家厂的毛纺工业垃圾填埋近200米长,居住在此的王能逵老人说,垃圾倾倒时他曾亲眼所见。草港公路旁的大椿村362号附近和砖窑厂东边的仙桥村也有填埋。  企业情况  该企业连续三年跻身本市工业企业500强  响椿路106号,是上海瀛春毛纺厂的所在地,相比周边的小企业,这家毛纺厂门面稍显气派。挂在门口的 全国乡镇企业管理先进单位、全国诚信守法乡镇企业和上海市文明单位等铭牌,无不透露着这家企业曾经的荣耀。  打开百度,有关这家企业的介绍不少全国粗毛纺行业的知名企业。 瀛春牌呢绒是国内外紧俏商品。国内首创、国家级重点新产品羊驼绒高级时装面料风靡全国。企业年生产能力300万米,销售产值连续三年突破三个亿。 1999年荣获全国生产管理先进单位,连续三年跻身上海市工业企业500强之列。  如今,办公楼紧挨着厂区大门口。顺着门卫指点,记者来到一楼未挂牌的总经理室,不过,却是铁将军把门。二楼销售科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替记者拨通公司总经理周曰新的电话,不过在记者亮明身份,对方匆匆说了几句话后,电话便挂断了。再次拨打后,对方显示关机。  那么,当年在跃进村的工业固废倾倒情况是否违规?厂内管理层是否知情?  销售科一位沈姓负责人称:这种现象当时很普遍,怎么能算违规?至于厂内对这些垃圾去向是否知情,他说,厂里将垃圾委托运输人员运输,至于具体去向如何,则不在厂方掌控范围。 随后他又表示,上述言论不代表厂里意见,有情况还得找领导。   在等待了近半小时后,没有相关负责人出面。周曰新的手机也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检测报告  两次检测,结果不同  去年2月,为了摸清填埋物的详细情况及周边水质、土壤的环境质量,崇明县环境监测站、环境监察支队在该县一名政协委员的见证下,于2月23日晚8点,派人前往现场采样,并将样品送至上海市环境检测中心检测。  在答复倪先生的一份由崇明环保局出具的 沪崇环保信访复17号答复意见中明确,检测结果水质、土壤的各项因子检测值基本都在范围标准内。不过,倪先生对这份答复并不满意。他随后在3月22日,自己出资6000元委托谱尼测试公司再次检测受污染土地的土样和水样,结果却大相径庭。  这份检测报告中清晰记录,土壤中检测到的重金属铬含量为每公斤476毫克,而标准应小于每公斤250毫克,超标达1倍。锌同样超标1倍多。而在水样中,高锰酸盐、总氮、石油类等指数分别超标。其中,氨氮含量数值为每升1.36毫克,整整超了标准值450倍。  资料显示:铬在人体内积蓄具有致癌性并可能诱发基因突变,具体可以引起皮炎、湿疹、气管炎和鼻炎。长期过量摄取锌会影响铜代谢,导致动脉粥样硬化、高血压、冠心病等。氨氮中含有一种致癌物质,对鱼类有毒害作用,对人体也有不同程度的危害。  不过,对于倪先生的自行检测行为,2011年5月21日,崇明县竖新镇人民政府向倪先生出具信访书面答复,其中指出,倪先生请的检测单位属当事人一方聘请,程序上缺乏公正性,检测结果缺乏合法性。因此,只能采信由上海市环境检测中心的检测结果。至于氨氮超标450倍的说法,崇明县环保局同样不认可。  专家观点  两份报告,各有瑕疵  两份检测,为何南辕北辙?全国环保产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市环保工业行业协会副秘书长、中国实验室合格评定国家级评审员华元钦说,源头不准。  他所说的这个源头,指的就是崇明县环保局在2011年2月23日晚8点的那次采样。该县环保局副局长施斌向记者描述当时场景表示:县环境监测站、环境监察支队派专人前往现场采集水、土壤样品,采集点区域的选择集中于宅沟东侧,涉及4个点,深度在半米左右,样品采集后即送至市环境监测中心进行检测。测试结果显示,水质、土壤各项因子的检测指标基本上都在标准范围内。   华元钦说,从上述过程来看,样品采集是有问题的。首先,采样要在光线充足的条件下。固体垃圾采样,一般采用梅花型,S型采样等,也就是说,一般需要采集78个点,然后按照土层不同深度,比如1米、1.5米、2米等等,在不同深度上采样。  他说,每个样本需留土样1公斤,所有采集来的样本最终要合在一起,充分融合,最后从其中取出1公斤作为基样。至于基样在检测后,样本必须留样1-2年,以备复查,而从县环保局的采样流程规范来看,只有4个点,深度也不够。此外,华元钦曾要求县环保局出示采样原始记录,相关负责人却表示不清楚此事。  这份由上海市环境检测中心出具的抽样检测,则清楚表明有 委托送样4个字,这也就意味着,中心只对来样负责,至于样本是否能够代表所检测的区域,是要打上问号的。   至于村民委托第三方做的检测,在华元钦看来,也有瑕疵。 一份正规的检测报告,至少要有CMA标志,也就是由质监局签发的许可,而在谱尼测试出具的这份报告中却没有。   土地污染 法规空白  十届全国政协委员、原市政府参事、环保专家赵国通昨天说,去年6月,他接到居民反映后曾前往跃进村实地查看。他说,要改善目前的情况,只有谁污染谁治理,环保旧账要尽快还上。  他以上世纪90年代初一家曾在沪投资的美国企业为例。当时聘请的各方专家中,竟有个地质专家,专门负责核查企业所租赁土地的 祖宗三代,即是否曾被污染。原来美国法律规定,土地若曾被污染,一旦产生纠纷,将由企业主负责埋单,处理善后。这个例子给了我很深的印象,不过在国内,由于缺乏相关法规,这块仍属空白。 赵国通说。  赵国通建议,政府应敦促企业改良土壤,恢复生态。 土地、卫生、规划部门应当联手,对类似土地进行地毯式排查。按照轻重缓急,确定生态修复的先后秩序。在工业垃圾上种植作物的情况,政府要尽快划定禁止种植的区域,及时回收并停止买卖流通这些农作物,防止流入市场。对于农户因此遭受的经济和健康损失,污染方也应尽快给予补偿。   他还提出,由于污染源附近居民罹患重病概率较高,应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尽快采取帮扶措施。  政府回应  崇明县环保局:  已无举报人反映的非法填埋行为  崇明县环保局局长张彪说,瀛春毛纺厂自2008年搬入工业区后,废水纳管进入污水处理厂处理,一般工业固废、生活垃圾等交由市容环卫部门集中收运处理,已无举报人反映的非法填埋行为。  他说,我们还会同崇明县环保局进行排摸。早些年崇明县农村地区由于没有集中生活垃圾填埋场,工业固废通过废弃的荒沟等就近填埋的情况确实存在。上述废物属有机废物,让其自然消解,并未违反相关法律。 该局副局长施斌说。下一步,将结合崇明生态岛建设,对一些由于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滞后而形成的污染隐患,将制定规划,逐步开展好生态修复工作。加大对各类固体废物产生企业的监管力度,确保妥善安全处置,杜绝类似现象发生。  竖新镇人民政府:  土地流转修复生态  去年3月,接到群众来信后,跃进村的这桩事,我们已处理了1年多。 崇明县竖新镇副镇长王慧健说,政府方面采取积极的应对措施,包括第一时间联系环保部门进行检测等。   部分村民对检测结果有怀疑。镇里当时主动提出,鼓励他们走行政复议的道路,或申请复检,并表态说费用由镇里承担。 不过,在有效期内,后来并没有人来申请。   知道村里有人患病后,镇里又通过医疗救助、一次性帮困救助等措施。今年春节期间,镇领导还进行了上门慰问。 人生病了,确实会有怨气,这点我们也理解。 王慧健说。  至于垃圾在跃进村倾倒后,有部分村民罹患癌症的情况。该镇党委书记张建英坦言,目前还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两者之间有联系。  针对该处土地,镇政府已计划实施土地流转种植数目,这对土壤和地下水可起到改良作用。 不过,该处土地使用权人倪东浩目前还未同意上述方案,双方至今仍在协商。今后,将根据农村居民点规划等情况,适时进行土地的生态修复。  市环保局:  错过追诉期无权处罚  针对专家谁污染谁治理的观点,今年4月24日,由上海市环保局出具的沪环保信访复10号答复意见书中透露,按照《行政处罚法》规定,行政处罚的追溯时效期为两年,凡违法行为在两年内未被发现的则不再予以追究。在上述事件中,由于瀛春毛纺厂1998至2006年期间非法填埋工业固废,属于历史遗留问题,为此,环保部门无法依据《固废法》实施处罚。(责

子宫肌瘤怎么办
什么是性功能障碍
包皮过长有几种类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