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中铝并购突围扩张路径内松外紧铝

发布时间:2019-10-13 06:41:30

  中铝并购突围 扩张路径“内松外紧”_铝

  9月16日,中国铝业公司的“大有色”战略又下一城,其与俄罗斯ARICOM公司共同投资40亿元的年产1.5万吨海绵钛项目开始动工。业内人士认为,在今年有色金属行业遭遇产能过剩和价格下滑的困境中,中铝公司放缓国内兼并的同时加速寻求海外扩张项目,实施“铝+铜+稀有金属”的多元化战略,这是其寻求可持续性发展的关键布局。 事实上,包括并购和新建产能两种手段在内的“规模扩张”路径,一直是中铝迅速占据市场和扩充产能的有效利器,虽然今年以来遭遇了上下游同时挤压,但中铝的规模化步伐并没有停顿,除了紧锣密鼓筹建钛项目外,中铝还计划参建总投资37亿元的成都10万吨级双零铝箔项目,并继续积极推动海外项目。中铝公司旗下上市公司中国铝业总裁罗建川透露,中铝正计划在重庆投资电解铝厂,他还表示“中铝从来不会停止并购,而且行业调整时并购企业的成本比较低”。 国内横向并购减缓 7年来,中铝在收购式扩张的推动下获益良多,利润达到2001年的10倍,销售额则是8倍。尤其经过2005-2006年两个大并购年,实现了电解铝产能从67万吨到367万吨的突破,中国铝业董事长肖亚庆说,其中80%以上由并购得来,而这多半要归功于并购式发展。 事实上,在成功实施了令人眼花缭乱的从澳大利亚到秘鲁、从铝铁矿石到铜矿等多起国内外并购案后,中铝这一央企中行事风格独特的并购高手,已经成为行业兼并重组的风向标,即使在目前有色金属遭遇全行业困局的境况下也不例外,市场一直在风传中铝正在寻找利用中小企业关停的良机寻求低成本扩张。 国内一家大型钢铁公司的老总告诉,在行业不景气时,通过并购整合等路径实现规模扩张,是企业重新确立竞争优势的重要战略举措,是发展也是“自保”的必要选择。 不过,无论是罗建川还是肖亚庆,对当前形势下的并购均开始出言谨慎。肖亚庆说,越是经济低迷时刻,越存在并购机会,中铝将密切关注各类并购项目,甚至在未来央企间可能出现的大并购时,希望中铝也能在其中有所作为。但在目前的宏观形势下,不会轻言并购。 肖亚庆强调,在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虽然有较大的并购机遇,但中铝的当务之急是如何降低成本,保持盈利。“现在并购,花出去大量的钱后,不知道回报会是怎样”,因此公司下半年投资额将大幅缩减,一些前期投资的项目也可以暂停,今后更大的精力将放在企业的整合上。据悉,中铝的经营现金流已从去年年底的71.92亿元降至6月底的17.01亿元,肖亚庆称,将借助自采矿山比例的提高、控制费用节约开支,拟将费用开支在去年基础上缩减10%以上,下半年降低成本10.4亿元。同时,生产经营性项目投资也会选择性缓建或停建,资本开支压缩约20%。 关于市场一直关注的对焦作万方的收购,肖亚庆表示,目前尚没有具体收购想法,现在也不是收购的最佳时机。此前市场分析人士表示,中国铝业目前并不具备整合焦作万方的条件,由于中铝仅持有焦作万方29%的控股权,如果不能获得持股11.01%的焦作万方集团及近60%流通股股东的同意,整合将并不轻松。 除中铝外,母公司中铝公司目前也将注意力集中在盈利能力的提升上。不久前,中铝公司副总经理吕友清在上半年经济形势发布会上透露,目前中铝公司要从采购环节、节能降耗、财务制和融资结构调整四个方面降低成本,确保年底完成与国资委签订的150亿元的利润合同。他认为,按照国际方面的一贯认识,明年一季度将是实体经济最困难的时候。吕友清表示,要加强生产管理控制,不断消除提产降耗的瓶颈环节,同时全面控制非生产性支出,拟由总部带头,将集团的非生产性支出总体压缩5%。 9月22日,在重庆参加世界铝业大会的罗建川也强调,“中铝从来不会停止并购,在行业调整时,并购企业的成本是比较低。但这要从是否完善公司战略,现金流是否充裕来考虑,所以并购时机还值得研究”。 纵向扩张完善产业链 饶有意味的是,虽然谨慎放缓了横向的兼并重组的步伐,但中铝却在纵向的产业链上以前所未有的势头开始“另一种扩张”。 面对日益上涨的铝土矿价格和持续低迷的铝价,中铝没有在价格战或减产上打主意,而是开始打造上下游一体化产业链,在上游加快矿山建设,下游不断收购铝加工企业,借此提高抗风险能力。 肖亚庆告诉,上半年,中铝加大了矿石采购和生产力度,自采矿比例同比提高了5%,获取铝土矿矿业权7个,铝土矿资源1000万吨;在建矿山项目将新增自采铝土矿能力342万吨。 拥有了矿山话语权,“炼铝大户”还一直在壮大附加值更高的铝加工产业和高端铝制品,并成为中国未来的“铝材消耗大户”——中国大飞机项目公司的股东。 2007年,中铝公司拥有的铝加工产量为80万吨,占国内总产量的6.8%,产量位居世界第五。肖亚庆对此解释称,加工行业具有成为仅次于钢铁加工行业的巨大潜能,其利润和成长空间都不言而喻。目前美铝、加铝等国际大型铝业公司都在走拥有完整产业链条的路子,中国铝业的加工能力明显较弱,所以必须趁现在成本较低时,提前进入布局。 5月底,中铝公司表示,已排定时间表打造成都10万吨级的双零铝箔项目,使之成为中铝西南基地的重要一环。该项目投资约37亿元,建成后将成为亚洲最大的双零铝箔生产基地。去年,我国铝箔年产能110万吨,产量100万吨,居世界第一位。成都市新都区招商局局长温莉艳表示,由于国内包装用铝箔市场正在高速成长,该项目达产后,预计每年可实现销售额35亿元。 目前,中铝公司正在将铝加工资产伺机注入上市公司,以提高资产的运营效益。5月12日,中国铝业向北京产权交易所提交了受让申请,以41.75亿元的价格竞购中铝公司和中色科技挂牌交易的兰州连城陇兴铝业、中铝西南铝冷连轧100%的股权、河南铝业84.02%的股权、中铝瑞闽75%的股权、中铝西南铝板带60%的股权以及华西铝业56.86%的股权。中铝人士表示,此次并购铝加工资产,系上市公司完善产业链,朝着规避行业周期风险的方向迈进。据悉,中铝借助母公司的支持,计划在2010年将氧化铝和电解铝的产能分别扩张至1300万吨以上和500万吨,并在未来收购集团公司约万吨的铝加工产能。 海外扩张战略继续推进 肖亚庆表示,面对铝价下行,中国铝业提升利润的重要手段之一是寻求全球性资源,进一步加大海外开发的力度,包括海外建厂与收购兼并双管并举,目的是将公司资源和环境成本高的项目转移到国际上能源富集和市场容量大的地区发展,“这是西方发达国家已经在走的一条道路”。 肖亚庆称,中铝“走出去”的过程中,中国铝业和中铝公司有各自不同的定位,大致上,与铝有关的项目均由中国铝业操作,非铝的各种有色项目由母公司来操作,中国铝业实际将成为中铝公司在海外铝行业整合的平台。 上半年,无论中国铝业还是中铝公司,在海外扩张上均卓有成效。中信证券分析师甚至认为,中铝公司的海外收益使该公司利润在今年的央企收益排名中占据优势。仅以力拓股票的收益为例,据悉目前中铝公司在力拓股票的所有者权益和汇兑收益上保持了较大浮盈,预计全年可对公司整体利润贡献14.4亿元。 如此高的收益让中铝尝到了海外扩张的甜头,中铝表示,年内将继续积极推进海外项目。上半年,中铝香港公司与马来西亚矿业国际公司(MMC)和沙特阿拉伯本拉登集团(SBG)签署协议,拟投资约45亿美元在沙特的杰赞经济城开发和运营年产约100万吨的电解铝厂及自备电厂。中铝分别持有电解铝厂40%的股权(最大股东)和电厂20%的股权(第三大股东)。此外,中铝已获得了拥有4亿吨铝土矿的澳大利亚奥鲁昆项目矿产开发证,目前正在展开前期开发准备。据中铝人士透露,多家国际矿业公司正在与中铝联络合作。 上半年打造了“140亿美元收购力拓案”并在近期获得澳政府同意继续增持力拓股票权利的肖亚庆,称这是中铝公司第一次参与对世界顶级公司的并购,但绝不是最后一回。今后海外业务的增长速度将比国内快,其经济效益权重也将比国内的权重更大。 至于入股力拓之后,中铝公司的下一个重要海外目标是谁的问题,肖亚庆表示,中铝一直在同时跟踪全球多个潜在的兼并或股权收购目标,而今后中铝的海外兼并方式将继续保持多样性,不会采用单枪匹马的方式,持股比例大或小都可以。事实上,从俄罗斯到沙特再到澳大利亚,中铝一直采用“不吃独食”的方式来进行海外战略,在与俄罗斯企业的钛开发合作中,甚至愿意只占据30%股份。 肖亚庆告诉,到海外收购资源型企业,是中国在实现经济全球化的必然阶段——融入资源全球化。这些资源并非由中国人专用,而是在中国经过加工后带着较低的附加值再次出口,“毫无疑问,这绝不是对外掠夺资源”。 让市场推动行业洗牌 虽然在国际市场步伐不慢,但中铝在国内并购市场的“沉寂”和谨慎并非无因,今年以来国内有色行业收到来自上下游的压力可谓“水深火热”。 自九月初中国铝业开始披露半年报起,包括董事长肖亚庆和财务总监陈基华在内的中铝高管,就开始在上海和香港等地巡回进行业绩说明。在国内整体经济放缓、上市公司平均利润增幅降低的宏观背景下,中铝的半年报业绩让肖亚庆感到并不轻松,他对连续两次用“超出年初预计”来形容上半年业绩的下滑。从中国铝业披露的中报可见,其上半年营业收入虽然没有出现大幅减少,降幅仅7.14%,但中铝的营业利润和净利润的降幅却明显不匹配,分别同比降低了64%和66%,为35亿元和24亿元。是谁吞噬了中国铝业的利润? 中铝人士表示,在营业收入降低不多的状况下,中铝两大主营业务收入——氧化铝和电解铝的营业利润却出现大幅下滑,氧化铝板块的营业利润从去年同期48.82亿元下降至22.85亿元,降幅为53.20%;电解铝板块的营业利润则从55.44亿元降至20.87亿元,降幅为62.36%。肖亚庆对表示,上半年原燃材料成本是历史上上涨最快的时期,有的原料成本上升了100%,最少的也上升了30%。 各方对吞噬利润的“黑洞”,见解接近一致。中国铝业认为净利润降低原因,一是原辅材料价格大幅度上涨使得生产成本同比上升,二是主要产品市场价格持续偏低降低了公司整体盈利。安信证券分析师衡昆和西南证券研究员兰可称,产业链上下游的一升一降,把对资源依赖强烈的有色企业推到了不利位置。兰可表示,电解铝板块遭遇电价上调的较大冲击,是中铝业绩大幅逊于预期的重要原因。7月的电价上涨令中铝电解铝生产成本每吨上涨300元。 为了扭转国内铝价颓势,20家电解铝企业7月曾声明达成停产协议。不过,肖亚庆明确对表示,中国铝业目前没有与任何企业合作平抑价格或救市的打算。他意味深长地说,“让目前的价格继续随市场走势而动,才有益于去年经历了产能和价格暴涨的铝行业,看清楚合理的行业利润究竟应是多少”。不过,业内分析师更多地对这番话做出“让市场推动行业洗牌”的解读。 一样遭遇价格狂跌的钢铁行业目前正在为“难兄难弟”的有色行业做出表率,在日前宝钢召开的金属行业年会上,宝钢董事长徐乐江围绕行业重组的紧迫性展开演讲,他强调,通过兼并收购、合资建新厂、参股等多种方式带来的规模发展,才可以让企业从根本上应对宏观经济周期性变化和市场剧烈波动调整带来的巨大影响,赢取更多的市场份额和企业利润。

旅游热评
民生视野
意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